<source id="u50uk"><nav id="u50uk"></nav></source>
  • <source id="u50uk"></source>

    <rt id="u50uk"></rt>
  • <cite id="u50uk"></cite>

  • 歡迎光臨東莞文學藝術網!
    11111
    《南飛燕》

    塵埃里的花

       塵埃里的花
    文/安路
     
            時光回到2006年初,我從異常寒冷的北方來到了南方工業小鎮,來到了這個繁華小鎮的一個家族公司。許多年后的今天,每當我路過那個熟悉的工業區,腦海里就會浮現出劉國勝的身影。
           那年,初來乍到,我對這個家族公司的人與事有著好奇的偏執,時常四處在各個部門串門,打聽著一些事情以打發臃腫的時光。這最終還是讓鄭廠長心懷疑慮。雖沒當面說,但已流言四起:這個新來的總經理秘書不會是中央情報局的吧,怎么那么愛打聽。
           “小安,你寫一篇董事長的采訪稿,《民營企業》雜志需要,明天上午交稿。”果不其然,在一個上午,鄭廠長把我叫到了辦公室。交代了本不屬我工作職責內的任務。我默默地拿過資料,走出廠長辦公室的時候,內心感到十分壓抑。
           一堆資料擺到了我的桌面。如果,僅以完成任務的心態,大可以從資料里整理出有用的章節。若要出色地寫好董事長的文章,光有這些資料則遠遠不夠。那么去哪里找更好的素材呢?犯愁之際,我不由就踱步到了辦公室的窗子邊。雖然來公司只有一個月,但我早已走遍工廠的各個角落和車間,早已在工人們中間結識了一幫老鄉和朋友。他們是公司有著多年工作資歷的老員工、車間班組長,他們身上一定有不少我需要的素材。因為,他們大多是跟著董事長一起創業走過來的。
           磨裱部的四川籍老員工劉國勝就是其中一個,還有印刷部湖南籍的組長張小明、倉庫抱車司機劉舟、啤機機長何盛甫等。下班后,我經常會去他們的宿舍玩。每次去,我看到他們簡陋的宿舍,總在醒目的位置擺放著一塊和普通相框一般大小的燙金牌匾。牌匾像是荔枝木的質地,鏤刻有簡單的條紋,面積略比A4紙小,但在厚度上比相框還高出至少一公分。我在上面還看到一行用正楷刻印著的“十年奉獻獎”幾個金光閃閃的大字。落款是公司的名字和年月日。這樣的一塊牌匾,拿在手上無疑會有一種沉甸甸的感覺。撇開荔木質地的厚實,每次我端在手里的時候,仿佛那遠去的歲月,那些夾雜著汗水與拼搏的浮沉命運,黯淡的燈光下他們與機器一起堅守一起徹夜加班、趕貨的剪影,就一股腦兒地就凝聚在我的手掌之間、涌現在我的眼前,甚而進入到我的內心。
           那天上午,正好趕上劉國勝、張小明等幾個老員工上白班。如我所料,我從他們那里獲取了不少關于董事長創業和在創業過程中與員工們一同拼搏、吃苦的故事。有了這些故事與之前的資料,我自信能夠作出一篇好文章來。
           寫完文章不久,一紙任命降臨到我頭上。在那紙命令在公司宣布不多久,劉國勝和劉舟他們就用公司的內線電話向我表達了祝賀。
           “安主管,恭喜你高升,啥時請客”。劉國勝最先打電話過來。聽到他打著結巴、拉著長音的四川方言,我忍不住又想起了我們剛認識的那一幕。
           那是在我到新文公司的第二天的傍晚,因為初來乍到,我找不到玩的地方和說話的人,只好在公司的草坪和林蔭道里來回轉悠、散步,以打發孤獨的時間。我在員工宿舍的樓前看到了前文中提到過的那種深紅的花。它們開得正艷,從枝葉里高高地冒出頭來。可能是被其清香所誘惑,我忍不住就伸出手想去撫摸。
           正當我伸手去觸摸這些花時,卻被一個人制止了。他站在我身后,大聲說,不要碰這些小生命。這個人就是劉國勝。就這樣以這種方式,我認識了劉國勝。我們也逐漸成了朋友。我也認識了他身邊的許多工友。
           劉舟、張小明、何盛甫等人跟劉國勝一樣,在公司有些年頭了,最少的劉舟亦干了12年多。劉舟在倉庫開抱車,負責裝卸原材料與成品。他曾經在多個部門干過,且各種專業都精熟,本來有機會提部門主管,因為在啤機部受過一次工傷,于是公司將他調到了倉庫干起現在這份相對輕松的活。即便公司沒有給出相應的合理的賠償,劉舟居然也默默接受了。而對他們這批老員工情況更多的了解,還是在后來,也就是自我受命寫董事長的創業文章開始,直至我后來離開新文公司。
           讓我郁結在心的是曾跟隨董事長一起創業的這些“元勛”, 一直默默無聞的隱身于工廠的各個角落,老黃牛一樣,各自干著自己本職內的事情。這些元老,大都拿著普工的工資。我進新文不久,一次總經理辦公室的打印機壞了,我只好將文件轉移至大辦公室的打印機打印。去拿文件的時候,無意中我看見了一張遺漏在桌子上的“公司員工4月份實發工資一覽表”,上面清楚地標注了各個車間、部門的員工進公司的時間,以及職位、當月實發工資額等情況。其中就有劉國勝。我看到屬于他的一欄內填寫著如下內容:基本工資,1080元;加班費:300元;崗位津貼:60元;工齡補貼:60元.。照這張紙上所錄,他每月的全部工資不過就是1500塊左右。那時正是工廠的生產旺季,如若在淡季,他的工資估計還會少于1500元。且不說與他們同一時期進入新輝的不少人,現在早已是公司的副總、部門經理、主管,很多比他們晚進來不少年頭、與他們同一部門的工人,工資都可以拿到1700——1800元。這其中的原因我不能妄自揣測。但我所知道的是劉國勝羞于言辭,更不善在經理面前溜須拍馬、請客送禮。在工廠里,如果和主管、經理搞不好關系,加不上工資不說,往往還會被炒魷魚。賣力做事,埋頭苦干,老實巴交——這才是他們的長處和習慣。老實巴交?有時我靜下心來想想,總覺得這些詞語用在他們身上太過偏狹,甚至在今天還帶有某種貶義的味道。在當下這樣一切向錢看的社會里,老實巴交、本色能夠頂什么用呢?我常常為此感到疑惑。
           我成了公司的文化主管,專門負責內刊采編和公司的宣傳報道、活動策劃等工作,工資也加了1000塊。
           “公司原來的文化主管辭職了,一時招不到合適的人,我看了你寫董事長的文章很不錯,就和總經理推薦了你,對這份任命你有什么想法沒有?”頒布任職命令前,鄭廠長曾找我談話。
           “沒什么其它想法,只是我對這一塊沒什么經驗,有些擔心自己干不好” 。我如實說出了自己的擔憂。
           “經驗也是慢慢積累出來的,我看你經常到車間去,和工人們打成一片,我相信你能干好”。鄭廠長鼓勵我。看來,之前我錯怪了他。
           生活往往就是這樣,一些事情你想不到,它卻偏偏降臨。
           “你就這樣甘于一輩子窩在磨裱部,領著一份讓人受氣的工資?況且你現在兩個子女都在上學,家中又有病重的老母親。”一次在劉國勝家喝完酒出來散步,我這樣問他。在我看來,他是見證公司發展壯大的老員工,更為公司奉獻了自己多年的青春,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不應該比那些后進的員工——至少不應該比那些干活不如他只會耍嘴皮子功夫、善于拉關系的員工工資還低。
           “我也不想,但但是又沒得辦法,我沒學歷,又沒啥子能耐,能夠呆在公司做,就不錯羅”。劉國勝嘆著氣。
           “你就沒想過去找董事長說說,可能現在董事長對你們這批老員工的情況不是很清楚,要是他了解你們現在的狀況,說不準大筆一揮就給你們提升待遇羅”。
           “以前倒也想過。可,可人家董事長,有那么多家公司、那…那么多人要管,哪里會管道我們這些事情哦?再說,現在見董事長都很難,他一年四季到處在外頭跑”。
           “過幾天會有上面的領導來參觀,董事長肯定會來公司,你找個合適的機會去和他說說。記住,千萬不能在他陪同領導參觀的時候提這個事情”。
           “這……這不是要給董事長添亂撒?”
           “這是為你,更重要的是為你們所有的老員工爭取合理的福利與待遇!你不去爭取,永遠不會改變!”我斬釘截鐵地說。
           “那我就去試一下?”劉國勝眼睛里依舊閃爍著不肯定,似乎還在猶豫,還在等待我給他信心和鼓勁。甚至,他夾在食指與中指間的香煙,燃到只剩下煙屁股,也沒有發覺。
           “當然要試一下!”我學著他的腔調,不容質疑地鼓勵他。
           正所謂“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擺在我面前的工作,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做。公司內刊(月刊)的組稿不像公開發行的刊物,除了極少量的文章有分布在各子公司的通訊員采寫,大部分的文章都得我一手操辦。采寫、編輯、校對、排版、分發、郵寄等等,都得我去做。我的職務名義上是主管,實質就是一光桿司令。另外公司對內對下的通知,重大節日和各種賽事的組織、策劃,以及對外形象的宣傳報道、廣告軟文撰寫等等事宜,都需要我親力親為。很多事情以前不曾做過,這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我向鄭廠長申請再招一名內刊編輯(記者),但他以之前沒有這樣的先例否定了我的申請要求。不過他表示可以在新文員工中找個人幫我處理一些郵寄和分發刊物的雜事,可以給予其每月200元的補貼。
           在物色人選方面,我很快想到劉國勝他們那批老員工。考慮到他們經常要上夜班,只能當月誰時間充足就找誰了。恰好頭一個月劉國勝不上夜班,于是就找了他。他爽快地答應了。
           對劉國勝,我曾有過許多的期許。我曾期望他在董事長那里為自己也為其他老員工爭取該得的福利,卻最終只等來董事長與他的一張合影、一句輕描淡寫的鼓勵。我還是高估了他。
           那是8月中旬的一天,董事長陪同市里的領導到工廠參觀。等領導們走出車間后,瞅空劉國勝就在機臺邊的角落里怯怯地叫了一聲董事長。董事長一回頭,一番搜尋下才發現是劉國勝在叫自己。“哦,是老劉,劉國勝,你——找我有事?”
           “我——我——我。”明明話到嘴邊,可劉國勝偏偏又吞咽了下去。“您還記得我,您那么忙……我”。劉國勝說話吞吞吐吐地,心里卻已是感動異常,董事長居然還能叫出他的名字。
           “哪里話,你們這些老員工可是公司的寶貝啊。有事盡管說啊”。
           “沒,沒事,就是很…很久沒見到你,打,打個招呼”。
           “沒事啊,那我就不和你多說了。你也看到了,市里的領導還在外面——來,我們合個影吧——在這里好好干啊”!
           聽著這話,劉國勝只一個勁地點頭,爭取福利待遇的事情早已消散得無影無蹤。看到他一臉激動地與董事長站到一起,我只好無奈地按動了快門。合影定格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一個老男人流淌出來的羞澀和帶著幾分滿足、驕傲的微笑。當時心里想說甚至想罵他的話,也消失了。
           慢慢的,內刊的采編等相關工作我已漸漸步入正軌。這無疑花費了我大量的精力與時間,常常加班熬夜也是難免的,人也瘦了一圈。劉國勝做事很實在,只要一有空閑時間,就會來找我,幫我分發、裝封和郵寄雜志。甚至,他還會幫我打掃辦公室,整理雜亂的桌面、柜子,清洗茶具……等等力所能及的事情他都會主動去做。他默默為我做的一切,在一定程度上也給了我不少信心。
           但接下來的員工中秋節晚會是最讓人頭疼的。首先我沒有過策劃、組織類似晚會活動的經驗。搞活動自然不比內刊文章的采寫,有扎實的文字功底就成功了一半。其次這是要方方位位全盤考慮的事兒,活動方案策劃,經費預算,物品租賃與采購,人員的安排與組織,節目的籌措與排練等等,都容不得半點大意、閃失。
           面對晚會籌備過程中的眾多環節、瑣雜物事,我沒少發愁、擔憂。當然,越有難度的事情,做起來似乎才更有勁頭。摸著石頭過河。那時的我也只能這樣做了。好在鄭廠長在用人上給予了我不少的支持,但還是面臨著“節目荒”的難題。那時從員工中報上來的文藝節目都比較單調,除了歌曲就是舞蹈。相聲、小品看不到,器樂表演也沒有。況且有幾個歌曲、舞蹈,還是我三番五次、求爺爺告奶奶般地去鼓動、游說才勉強報上來的,根本還不成形。總不能從頭到尾讓大家欣賞這樣枯燥、無味的節目吧。
           即便是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 “安主管,我覺得你可以在晚會上設置以往公司尾牙中的抽獎環節,有了抽獎,就可以調動大家的積極性”。一天晚上,我約了劉國勝等一批老員工喝酒,順便幫我出謀劃策。酒過三巡,劉舟提了一個很好的建議:抽獎。
           在劉舟看來,抽獎,為員工準備適當的獎品,足以讓大家的情緒興奮、氣氛活躍,讓整臺晚會都熱鬧起來、歡快起來。在我看來,抽獎就好比一條繩子,一瓶調味劑,一個制造神秘和玄機的魔盒。因為即便是有了足夠多的節目,也不可能每個節目都能夠吸引和讓大家保持至始至終的高漲情緒。在不夠出彩的節目后,穿插抽獎,可以讓即將冷卻的場面迅速火熱起來,讓大家的目光隨著抽獎箱的轉動而轉動起來。
           抽獎活動當然可行,但又不能搞得太鋪張。并且無論是站在公司領導層還是我本人的角度,文藝節目才是最重要的,既能凸顯公司的企業文化,也能彰顯我的組織策劃能力。
            “安主管,我給你推薦兩個人吧。一個是保安隊的保安員,叫李盛高,河南人,會耍拳,還在幾年前公司的尾牙上表演過金槍鎖喉。另一個是分公司的一個員工,叫羅云亮,貴州少數民族地區的人。他會用葉子吹不少曲子,還會模仿好些個動物的叫聲。我覺得他倆肯定能行”。張小明見劉舟出了主意,就和我推薦起他心目中的合適人選。
           “你說的是真是假?”我半信半疑。我還真不大相信新輝有這樣的員工。以我狹隘的觀點來看,員工們大多來自農村,文化水平低,素質也參差不齊。
            “他說的可不假,我們這些老員工差不多都見過呢。不過那個保安好像不大愿意上舞臺表演,據說是嫌自己長得太丑——我怎么就沒想到這檔子事呢。”說話的是何盛甫。
           我開始興奮起來。這兩個人在我誠懇和再三的游說下,在某種許諾或微薄的利益引誘下,已徹底“繳械投降”,乖乖地配合我的工作。甚至,我似乎還看到了他們在舞臺上忘我表演的樣子……
           “安,安主管,我也有個想法。”劉國勝在一邊自顧自地喝著酒,突然間就吞吞吐吐地冒出一句,打斷我的思路。他邊說邊看著我,臉早已紅透了半邊天。
           “哦?你說說看嘛”。我喝下一口酒,饒有興趣地看著他。絲毫也沒有因為他打斷我而感到不快。
           “我,我想和你演一個小——小品。”
           “就你,說話都打結巴呢,還演小品呢。”劉國勝的話還沒說完,張小明就哈哈一聲大笑,打斷了他。而我,也差點沒把那口酒給吐出來。
           “你們笑啥子?我想好了,就演一個結。”
           劉國勝要演一個結巴的故事小品,小品的題目就叫《結巴在新輝廠》。他話還說不清呢,還要演小品?他還自作主張地分配了其他角色:我演老板,肥胖的劉舟演經理,高個子的張小明演看門的保,甚至他還說了幾個情節:某年某月某日,陽光燦爛,結巴到新輝來應聘。因為口齒不清一連幾次都被保安驅趕出去;結巴不甘心,就站在門邊大聲喊負責招聘的經理,結果還是被經理拒絕。結巴苦苦請求,纏著經理……恰好老板來招聘現場,問明緣由,在結巴的懇求下老板破例招收了結巴;盛夏的一天,老板到車間來檢查,看見結巴賣力地埋頭工作,就親切地和結巴打招呼——可結巴以為是愛開玩笑的同事在取鬧自己,就沒好氣地頭也沒抬罵了老板……老板知道情況后不僅沒生氣,還買了可口可樂給結巴和其他員工。
           他自己要演也就算了,為什么還要找我演呢?我搞不懂劉國勝。當然我也問過他,找別人演行不行。他回答很干脆,居然一點也不結巴:不行,你一定要演!
           他甚至還游說起張小明、何盛甫、劉舟等老員工。“不演不演,你不怕丑,我們還怕出丑呢”!他們幾乎是眾口一詞的拒絕了劉國勝。
           “你們,你們要不演,我可和你們絕交!”
           話說倒這份上,他們幾個就不做聲了,一個個沉默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那就大家一起演吧,就當是幫我的忙。我盡量抽時間。還有,我得盡快把小品的腳本趕出來”。我覺得再推辭就很不地道了,于是就鼓動著他們也一起參演。
           那個叫羅云亮的員工倒還好說話,和他經理打了招呼,給他本人申請了演員補貼,就答應參演了。而李盛高則是經過我和鄭廠長的多次登門相邀、游說,才勉強答應。李盛高長相奇丑,肥頭大耳,一身腱子肉,個子也不高,沉默寡言。他從部隊退伍后就進了新輝,做了五年保安,都35的人了還沒結婚。最后鄭廠長出面,他才勉強答應下來。鄭廠長表示自己可以拉一曲二胡,又請來了本地的一幫鼓手表演打鼓。這樣,節目在數量和形式上就都有了基本的保證。接下來就是排練和節目出精的事情了。
           因為是在工廠,我們的排練只能放在下班后。加上時間緊,每天排練都比較晚。排練的地點則在公司的員工文化活動室。公司的文化設施也并不完備,很多設備和一些簡單的道具往往也需要去購買、租賃和自己想辦法去找、制作。困難固然不少,但大家都很自覺,積極性也蠻高。劉國勝等幾個老員工更是很勤奮,每天一吃過飯就提前趕到活動室,做些簡單的清理和準備工作。
           大部分演員都是車間一線的工人,大家在一起也很少有隔閡,有打有鬧,有說有笑。往日車間枯燥單調的情節在這里似乎再也看不見,加班加點的辛酸、疲憊,只要一投入到排練中就不見了蹤影。他(她)們所練習的舞蹈大多也很粗糙,甚至連齊整的要求都很難達到。所唱的歌曲音調、節奏等也時常把握不準,或高或低,或快或慢……能夠做到的是大家都很準時、認真,都有要把節目排好的心愿。常常,我就站在一邊,或做些基本的指導,或靜靜地看著唱唱跳跳的他們。他們臉上所洋溢出來的點點滴滴的歡笑,眼神里流淌著的絲絲縷縷的自信,是那么的微小,那么的簡單,又是那么的真實、珍貴。常常,我就這樣呆呆的看著,注視著,感動著。我想,這點點滴滴的快樂、幸福既屬于他們,也屬于我,更即將會傳遞給更多的工友。對整日整月整年過著三點一線(車間、宿舍、食堂)生活的他們而言,即便是這樣的日子,這樣的場景,也是多么的稀少、微薄。縱然如此,縱然生活在工業區的最底層,他們,她們,只要碰到合適的機會,只要有一絲的光線,就會像植物的種子、枝葉一樣使勁從泥土里、從背光處伸出頭來,將柔弱的身軀置身于陽光。我想,這或許也是希望的力量使然吧。
           一晃到中秋節了。似乎,一切都已準備就緒。
           然而,就在中秋的上午,劉國勝突然接到了家里打來的電話:父親病危。
           那時,作為晚會總策劃的我對劉國勝的事情卻絲毫也不知情。那時,是的,為晚會的事情我心里有太多太多的擔心。當然,最擔心的還是我和劉國勝他們一起出演的小品。盡管,我們之前早已排練得有模有樣。就在當天上午彩排的時候劉國勝其實已經有了波動,不是臺詞記不住,就是表情和手勢做得不到位。我甚至還為此狠狠批評了他:你怎么搞的,前些天還還好好的,今天怎么回事。要是演不好就不演了,反正也不差這一個節目。
           我說的當然是氣話。在批評他的時候,我看見劉國勝眼里已噙滿了淚花。他表情木訥地蹲在一邊,手里緊緊攥著瓶礦泉水,蓋子已經擰開,卻一口也沒喝下去。
           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我突然間覺得不對勁了,就問他。
           沒——我,沒啥子事。他說沒啥子事。這讓我更加覺得他有事。因為劉國勝的性格我多少還是了解一些的。或許,是他有難言之隱吧。
           還好接下來的彩排劉國勝似乎已經找到了感覺,很快就進入了角色。
           出乎我意料的是,晚會舉辦得相當成功。尤其是我和劉國勝幾個老員工演的小品,不僅贏得了工友們的喜愛,更讓特意從河南飛回來參加晚會的董事長感動得熱淚盈眶。后來,我總算知道了劉國勝為什么堅持要演這個小品,小品的故事情節其實就是發生在他身上的真人真事。晚會結束后,劉國勝打電話告訴我他請假回家探親了。但他始終沒說父親病危的事情。不得不提的是,劉國勝幾度在小品演出過程中落淚。事后我就想,這絕不只是他對董事長和新輝公司的感恩——千里外奄奄一息的老父親在等他。遺憾的是他最終沒能見上父親最后一面。
           從磨裱車間出來,首先看見的是一排高大的棕櫚樹。“這里以前有一片蔥郁的草坪和一排修剪得整整齊齊的扶桑。”劉國勝告訴我。我能夠想象過往的某段時光里,那一枝枝深紅的扶桑花從枝葉間努力探出頭來,尋找著頭頂的天空和陽光。它們盡情地呼吸著清新的空氣,盡情地在工人們過來過往的道路邊綻放著自己的芬芳與妖嬈。原來這種花就叫扶桑。但我那時在磨裱車間外看到只是不毛之地了,扶桑花和草坪早已枯萎,就連生命力及其旺盛的棕櫚樹,高高在上、粗壯偉岸的棕櫚樹也被磨裱車間里排放出來的毒氣殘害得萎縮了小半的枝葉,耷拉著,枯黃著。在轟鳴的鼓風機扇動下,源源不斷的夾雜著熱浪和惡臭的氣體從一邊的墻洞里排放出來。那是一種顏色灰黑的有機物燃放后的化學氣,每次我經過這里不得不捂著鼻子,卻依舊能夠感到難聞和陣陣惡心。而劉國勝就工作在制造這種廢氣的磨裱車間。
           在車間,劉國勝總是像只貓頭鷹一樣窩在機臺邊,死死盯守著流水線上翻來覆去的彩紙。這些彩紙在這里經受的是過油和磨光的工序。機器打開,里面的火爐熊熊燃燒,發出撩人的火焰。各種化學油料在里面翻滾著,噴薄著,釋放著。他如同一尊石雕,或站或坐,貼守在機臺邊。似乎,那些縈繞在他身邊的難聞、刺鼻的化學毒氣根本就不存在;似乎,這些火焰,這些機器的喊叫,早已構成他生命的一部分;似乎,像我那樣,時而站在他身后發呆,驟然的失聲與卡在喉結里的難以拔出的刺,在他那里幾乎如同吃飯喝水一樣自然……我想世間里我無法猜透的事情必然還有很多很多,而在他這里,在新文公司或者在南方任一的一家玩具廠、電子廠、五金廠,像他、像劉舟,像張小明這些工人,在他們身上,我或許根本用不著去妄自揣摩和猜測。關于他們的朝九晚五,關于他們置身于車間與機器邊的肉體與精神的麻木,乃至他們的內心,他們的呼吸,他們的味覺、觸覺……很多時候,我想我其實也是被麻木了的。當我處于他們之間,當我與他們一樣努力從成堆的事務中梳理,再到按部就班的去完成,去按照工廠與制度的意志盡善盡美的做好每一件職責內的事情。可是,是什么在支撐著他們與我自己呢?這樣的麻木,何嘗不是對生活對未來的孜孜不倦般的期待?
           生活的漣漪逐漸散去,一切又都變得那么簡單麻木起來。每每想起劉國勝,腦海里就會浮現出一朵開在塵埃里的花,雖在塵埃里,卻依舊朝著縷縷陽光的方向。
     
    上一條:遠逝的故鄉
    下一條:母親的新房
    分享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2-19 10:38:45  【打印此頁】  【關閉

    微信關注

    移動門戶

    u8彩票 www.appliancechina.com:香格里拉县| www.iberobox.com:长宁区| www.hg32789.com:肃南| www.kenyahotelresort.com:吉林市| www.ahmeterozenci.com:荃湾区| www.ok1069.com:罗平县| www.chengziw.com:县级市| www.hjhyw.cn:榆树市| www.ehsggs.com:苍溪县| www.leopad.net:措美县| www.ikazlevhalari.net:安丘市| www.banthuoconline.com:聊城市| www.imatell.com:正蓝旗| www.novel199.com:上杭县| www.tsukamoto-co.com:黄大仙区| www.fenggongsi.com:崇阳县| www.kathyleegifford.com:无棣县| www.livemallorcahostel.com:丰县| www.flowernames.net:大邑县| www.kqjcs.cn:商丘市| www.impresacreative.com:平果县| www.onetimeofferz.com:伊吾县| www.zheduowang.com:方山县| www.xyt888.com:吴忠市| www.biologyislife.com:海原县| www.ynunxjlx.com:龙里县| www.gupwz.com:博客| www.materiel-beaute.com:普兰店市| www.g9892.com:永仁县| www.americanestatebrokers.com:永吉县| www.radiosolmansi.org:花垣县| www.investment-e.com:保山市| www.live2save2live.com:宜良县| www.lizsalmon.com:德州市| www.jipiao126.com:年辖:市辖区| www.mitchmustgo.com:哈尔滨市| www.julie-lavergne.com:通道| www.n048.com:宝山区| www.andyandnina.com:苍溪县| www.jslhsx.com:安陆市| www.hautdeals.com:曲松县| www.senimarmer.com:綦江县| www.d5828.com:嵊泗县| www.gztaiji.cn:赤峰市| www.goldenliongames.com:栾川县| www.gzgwg.com:如东县| www.blimprobotics.com:尚志市| www.cursosrioja.com:北川| www.zgzsygw.com:绥宁县| www.wwwhg7863.com:高雄市| www.201853.com:泸州市| www.jl095.com:新巴尔虎左旗| www.fnjsn.cn:岑巩县| www.ccsql.com:新民市| www.taralynnfoxxblog.com:平乐县| www.sinchua.com:凌源市| www.guxingrun.com:西华县| www.yongtaikym.com:弥渡县| www.ksbafang.com:鹿邑县| www.inlogan.com:峨眉山市| www.xingkai688.com:临城县| www.im360b2h.com:商水县| www.konjacspons.com:宣恩县| www.zainvista.com:绥棱县| www.cp6220.com:绥芬河市| www.otunetwork.com:邳州市| www.inkedcreatively.com:哈尔滨市| www.snrtyre.com:阿尔山市| www.cp7675.com:巢湖市| www.wwwe6688.com:永安市| www.conet-working.com:木里| www.shareuams.com:佳木斯市| www.cnzqhc.com:柏乡县| www.airportlimoes.com:雅安市| www.switchgeardubai.net:南通市| www.navette-9.com:徐闻县| www.kkfma.com:岑溪市| www.ynlcdcj.com:涪陵区| www.chaobi123.com:礼泉县| www.markbienes.com:图木舒克市| www.z9697.com:萍乡市| www.flying-nerd.com:凉城县| www.wentiangouwu.com:黄浦区| www.dvmus.com:武冈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