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u50uk"><nav id="u50uk"></nav></source>
  • <source id="u50uk"></source>

    <rt id="u50uk"></rt>
  • <cite id="u50uk"></cite>

  • 歡迎光臨東莞文學藝術網!
    11111
    評論選登

    莫言與中國當前的文學教育

      內容摘要:如果莫言沒有強大的人格力量和情感底蘊,沒有鮮明、厚重的世界觀和價值觀,他就沒有辦法在高密東北鄉那個血腥、紛亂、戲謔、乖戾的文學王國自由穿行,他要進得去也要出得來,就必須藝高膽大。只有當一個作家超越了血腥、暴力和怪誕本身,他才能從這些作為形式而呈現的元素中超拔出來,上升到一種藝術哲學和“藝術政治”的層面。莫言所受的文學教育是偶然的,卻開出了必然的文學之花。
     
          關 鍵 詞:莫言  文學教育  饑餓  孤獨  故事
     
      莫言獲諾獎,無論從哪方面看,都是一件令國人高興的事——當然也不排除會有人不高興——高興之余,人們也開始琢磨:譬如為何偏偏是莫言而不是別的中國作家獲獎?莫言的成長道路——或者說他所受的文學教育有何特別之處?中國什么時候能產生第二位獲獎者?莫言獲獎對于中國未來的文學發展乃至文化建構有何啟示?等等。何時能產生第二位獲獎者,這個不好預測,但莫言獲獎的理由及其成長的道路卻足以做一番“事后諸葛亮”之類的分析,尤其是聯想到我們當下之文學教育的時候。
     
       一
     
      說實話,作為一名普通讀者和文學研究者,我對中國當下的文學教育是頗為不滿甚至是滿懷憂慮的。憂慮是源于筆者近三十年來對我國文學教育現狀的觀察和思考,源于莫言成長為一名世界級作家所經歷的那些——無論是快樂還是痛苦,無論是磨煉還是煎熬——對今天的少年、兒童以及年輕的寫作者似乎已成為一種奢望。我承認,任何一個時代都可能產生大作家,但不可否認,總有那么一些時代比另一些時代更有利于產生大作家。今天是不是一個有利于產生大作家的時代?我想談談莫言的成長,或者說他所受的文學教育,這樣或許能夠更好地發現我們當下文學教育的疏漏和缺失。
     
      稍微了解莫言成長史的人都知道,莫言的青少年時期剛好處于一個非正常的年代——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缺吃少穿不說,還充斥著濃厚的政治色彩。富裕中農的家庭成分、天生敏感的心靈使得莫言的幼年經驗與一般的孩子又有所不同,饑餓和孤獨成了少年莫言生命中的一種常態。莫言在長篇小說《豐乳肥臀》中描寫上官魯氏給生產隊拉磨,趁干部不注意時將糧食囫圇吞到肚子里以逃過檢查。回到家她趕緊跪在一個盛滿清水的瓦盆前,用筷子探喉催嘔,把胃里還來不及消化的糧食吐出來,然后洗盡、搗碎,喂養自己的婆婆和孩子。這種以現實為基礎、帶著深切痛感的饑餓經歷使莫言學會了“用肚皮思考世界,用牙齒探索人生”[ 見葉開:《莫言評傳》,鄭州:河南文藝出版社,2008年,第22頁。],也使他的大部分作品散發著一種紅高粱般的光澤。他甚至在國內外許多場合都一再表示:“饑餓和孤獨是我創作的財富。”[ 見莫言:《饑餓和孤獨是我創作的財富》,莫言2000年3月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演講,載《莫言散文》,杭州:浙江文藝出版社,2000年,第275頁。]
     
      如果說“饑餓”是那個年代許多孩子的共同經驗,那么“孤獨”則是莫言特殊的家庭出身帶給他的個性化“教育”內容之一。由于政治原因,莫言不能像別的孩子那樣正常上學,只能給生產隊放牛。在孤獨的環境中,莫言首先學會了“想入非非”,“這是一種半夢半醒的狀態。許多美妙的念頭紛至沓來。”他躺在草地上“理解了什么叫愛情,也理解了什么叫善良。”然后他也學會了“自言自語”。[ 見莫言:《用耳朵閱讀》,北京:作家出版社,2012年,第37頁。]對許多人來說,那種實質上作為政治規訓手段而被派定的生活方式只會使人思維僵化、情感枯萎、遲鈍木訥,而對莫言來說則變成了一種情感發酵、感官銳化的過程。無論莫言是主動吸收還是被動承受,它都注定了莫言與白云對話、與小鳥談心的成長經驗是獨異的,任何高級的文學研修或藝術培訓都無法替代和彌補。
     
      饑餓、孤獨并不能保證莫言必然選擇文學道路。他還需要一種寄托、一個出口,將他對饑餓、孤獨的感受和理解表達和釋放出來。他在著名老鄉、故事大王蒲松齡的啟發下,找到了中國最傳統、也最民間的文學教育方式——講故事。此前,他首先學會了聽故事:
     
      房子小,人擠,我的位置在墻角,與一株養在破水缸里瑟縮在墻角熬冬的夾竹桃緊挨著。屋子里永遠不生火,腳凍得像貓咬著一樣痛。一燈如豆,溫暖地照耀著眾人模模糊糊的臉。屋子里煙霧騰騰,這些鄉村的口頭小說家們你一段我一段地編織著奇聞怪事,有時也議論經濟,有時也批評政治,最多的話題則是妖魔鬼怪和村中人的男女情事。[ 莫言:《文學創作的民間資源》,載《當代作家評論》,2002年第1期。]
     
      嚴格來說,任何文學啟蒙都是從“聽”開始的,“聽”是進入一個未知世界最輕省、也最詩意的途徑。當別的孩子(或別的作家)在大量閱讀無聲的文字的時候,莫言則在夜晚的鄉下癡迷地用耳朵傾聽有聲的故事。莫言后來稱這種方式為“用耳朵閱讀”。莫言的“耳讀”主要包括兩方面,一是閱讀大自然,二是閱讀長輩們所講述的五花八門的故事,譬如公雞與人戀愛、老樹成精等等。“我在用耳朵閱讀的二十多年里,培養起了我與大自然的親密聯系,培養起了我的歷史觀念、道德觀念,更重要的是培養起了我的想象能力和保持不懈的童心。”[ 見莫言:《用耳朵閱讀》,北京:作家出版社,2012年,第58頁。]莫言在諾貝爾文學獎頒獎典禮上的講演或許最能夠體現他對自己的定位,即一個“講故事的人”。
     
      不要小看莫言從“聽故事”開始所接受的文學教育。聽故事——講故事——寫故事,這是莫言文學成長的“三級跳”或三部曲。這個三部曲的核心要素不在于“故事”本身,而在于講故事的人與“故事”所建立的和諧、融通的關系。人講故事,故事也在講人,人和故事在本質上是平等的。莫言曾對臺灣作家駱以軍說:“……千萬不要把‘大小說家’的帽子隨便就扣到我的頭上,我就是一個說書人,跟那些在過去的集市上,手拿竹板或鴛鴦板‘耍貧嘴’混飯吃的人,沒有本質的區別。”[ 莫言:《說吧·莫言》(中卷),深圳:海天出版社,2007年,第364頁。]談到為何寫作《檀香刑》時,莫言甚至表白說,他只是“想恢復作家的說書人身份”。[ 莫言:《用耳朵閱讀》,北京:作家出版社,2012年,第292頁。]“說書”、“講故事”即便不能窮盡莫言作為一名優秀作家的全部奧秘,卻足以揭示了莫言“作為老百姓寫作”而不是“為老百姓寫作”的精神品質,這種品質使他堅信作家既不比讀者高明,也不比他筆下的人物高明;也保證了莫言的作品不是高高在上的觀念演繹和道德說教,而是與老百姓息息相通的激憤、哀號、傷痛和嘆息。縱觀新中國成立后文學創作的某種慣性,應該說莫言的確是“改變了從觀念出發來表達文學的那種習慣”。[ 陳曉明:《“在地性”與越界——莫言小說創作的特質和意義》,載《當代作家評論》,2013年第1期。]
     
      其實,作為一名文學研究者,我更關心的是作家憑什么能夠把外在的遭遇和獨異的人生經歷(譬如饑餓、孤獨和聽過的故事)轉化為一種表達的渴望和實際的行動,因為在我們中間有這些經歷的人,肯定不止莫言一個。在諾貝爾獎頒獎典禮的講演中,莫言似乎向我們提示了一些答案。講演一開始,莫言就巧妙地將聽眾的注意力引到了他已故的母親身上,“一個我此刻最想念的人,我的母親……”接下來,莫言先后用“我記憶中最早”、“我記憶中最痛苦”、“我記得最深刻”、“我最后悔”的四件事來展開講演。細心的讀者不難發現,這四件事都與莫言的“母親”有關,特別是與在物資匱乏、精神空虛的年代母親對他的諄諄“教導”有關。如果用兩個詞語來概括母親教導的重心,那就是“愛”和“正義”。這對于從仇恨教育、階級觀念壓倒一切的氛圍中長大的莫言來說,無異于一道荒漠甘泉,滋潤著少年莫言那份始終未被格式化的情感和心智。
     
      我很難再找出別的詞語,認為它們比這兩個詞更能夠體現“文學教育”的真義,而這正是莫言的母親——一個不識字的農村老婦在莫言身上實現的奇跡;我也不認為哪一個人比莫言的母親更有力地推動了兒子在文學上的成長。這種“推動”完全體現在對莫言思想情感(包括愛和正義感)的熏染上,而不是在文化知識的傳輸上。它看似在文學之外,其實在文學之中。有充分的證據表明,母親對莫言的情感教育是深刻而持久的,而且對他后來的文學創作產生了極為深遠的影響。他在諾獎頒獎典禮上的那一刻“最想念”的人是母親而不是最會講故事的爺爺和大爺爺,不是偶然的;他始終將那本“獻給母親在天之靈”的《豐乳肥臀》視為自己文學殿堂里“一塊最沉重的基石,一旦抽掉這塊基石,整座殿堂就會倒塌”[ 見葉開:《莫言評傳》,鄭州:河南文藝出版社,2008年,第322頁。],也不是偶然的。任何創作手法、技巧、風格都可以通過后期艱苦的練習來掌握,任何單個的故事本身都不帶有決定性意義,唯有從青少年時期開始所孕育的情感傾向和人格理想才帶著宿命般的韌性。正是這種韌性堅定地陪伴了莫言大半生的創作生涯,并把他送進了瑞典文學院。我甚至推測莫言的情感傾向已經演變為濃厚的宗教情懷,譬如他對佛教的心儀以及在家鄉的教堂中所感受到的基督之愛。據稱他在寫作《豐乳肥臀》的三個月里,只去過兩次教堂,其他時間“連大門都沒邁出過”[ 莫言:《用耳朵閱讀》,北京:作家出版社,2012年,第34頁。]。看不到莫言身上豐沛的情感所煥發出的良知力量或者濃重的宗教情愫,就看不到莫言之所以是莫言的最核心的奧秘。在一個作家們普遍缺乏宗教信仰的國度和時代,一再被母親告誡不要說話的莫言開口了。“他的正直聲音布滿天下,每一部作品都有巨大的良知吶喊和良知力量。”[ 劉再復:《再說“黃土地上的奇跡”》,載《當代作家評論》,2013年第1期。]劉再復在莫言獲獎后如是說,而我則更愿意相信莫言的良知力量與他的某種(即便是朦朧、混雜的)信仰有關。
     
      一個人——尤其是一個作家身上有愛有正義,他就會有力量。就像貝多芬力圖證明的:“凡是行為善良與高尚的人,定能因之而擔當患難。”莫言對生活在高密東北鄉這一文學王國中形形色色的人、動物、植物的愛,對歷史正義、人間正義和人性正義的執著,使他更愿意以自己擅長的方式、從小就練會的本領——“講故事”表達出來。當他創作《天堂蒜薹之歌》頂撞政治威權而受到“打斷腿”的暴力威脅時,當他挺著《豐乳肥臀》公然挑戰道德底線而多受責難時,當他因殘酷演繹《檀香刑》而被認為是酷嗜血腥和暴力時,莫言并沒有猶疑和動搖,因為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像一位開疆拓土的立國之君,知道自己想要建立一個什么樣的王國。我的意思是,在錯綜復雜的文學環境中,在讀者和批評家的眾聲喧嘩中,尤其是在“成群的鯊魚”(莫言語)的瘋狂圍攻中,一個作家要堅持自己哪怕是正確的立場,又該是何等艱難!在這一點上,我認可陳曉明所說的:
     
      不管莫言如何戲謔,如何熱衷于以玩鬧的形式來處理歷史,他的世界觀和歷史觀是清醒的,他始終把握住歷史正義、人間正義以及人性正義這根主線。[ 陳曉明:《“在地性”與越界——莫言小說創作的特質和意義》,載《當代作家評論》,2013年第1期。]
     
      換句話說,如果莫言沒有強大的人格力量和情感底蘊,沒有鮮明、厚重的世界觀和價值觀,他就沒有辦法在高密東北鄉那個血腥、紛亂、戲謔、乖戾的文學王國自由穿行,他要進得去也要出得來,就必須藝高膽大。只有當一個作家超越了血腥、暴力和怪誕本身,他才能從這些作為形式而呈現的元素中超拔出來,上升到一種藝術哲學和“藝術政治”的層面。莫言曾說:“結構是一種政治”[ 莫言、王堯:《莫言王堯對話錄》,蘇州:蘇州大學出版社,2003年,第155頁。],同樣,對他來說,任何乖張的形式也都是一種政治。政治無所謂對錯,只有合宜不合宜,“對錯”強迫我們學會審判,“合宜不合宜”則教會我們寬容。
     
                                   二
     
      莫言不會過去,但因他獲獎引起的“莫言熱”遲早會過去,它讓我聯想更多的是中國當前的文學教育——或者借用流行的說法,莫言的成功可以復制嗎?我承認文學是一項非常個人化的事業,但我們不能否認,總是有那么一些外在的事物、“此時的事物”(謝有順語)影響著個人的成長。坦白說,從莫言身上,我更多看到的是“英雄”而非“時勢”,是個人的造化而非環境的熏陶。且不說國內大學的中文系都不負責培養作家(這話據說是北大中文系前主任楊晦先生的名言),各大學也沒有真正的“文學創作系”,就算有,主辦方首先要考慮的恐怕還是畢業生的就業問題。英國大詩人艾略特(T.S.Eliot,1888-1965)早就看到:幾個世紀以來,我們的教育“一直由謀生的概念相支配”,如果教育不是意味著比別人更有錢或權勢,或至少一個更牢靠更體面的工作,“那么很少有人會費事去獲得教育。”[ [英]艾略特:《現代教育和古典文學》,李賦寧等譯,上海:譯文出版社,2012年,第310頁。]艾略特所說的或許是一個深刻的、人類永遠無法克服的文化哲學問題,楊晦提出的則是一個制度設計問題。[ 不過令人振奮的是,上海大學于2009年4月創立了國內第一家“文學與創意寫作研究中心”,有意打破“中文系不培養作家”的僵局。]
     
      在短期內難以改良制度設計之前,我更關心當前文學教育的個體經驗如何被保存。譬如當饑餓成為遙遠的記憶,再高昂的投入都無法拯救電影《一九四二》對饑餓感的虛弱表現——我無法想象一部以饑餓為主題的電影卻讓人感覺不到饑餓,看到的只是“政治”;當莫言式的、遠離群體的孤獨被虛擬的網絡世界稀釋、或被網友見面打斷,與藍天、白云、牛羊對話難道不是奢侈的嗎?很多的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外公外婆都不太會講故事了,他們心安理得地把孩子交給了電視,交給了喜羊羊與灰太狼。幾乎全中國的孩子都“看著”熒屏上模式化的故事、而不是“聽著”口耳相傳了千百年的、斑駁陸離的故事長大,這該是多么令人尷尬的情形。
     
      當代學界對“八〇后”的研究成為一種現象,主要是基于影像在在這一代人(及更晚出生的人)成長過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按照本雅明的說法,影像大規模介入生活的直接后果是“人類經驗的貧乏”,這乃是“一種新的無教養”[ [德]本雅明:《經驗與貧乏》,王炳均等譯,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1999年,第254頁。]。文學的網絡化不僅僅是文學載體的改變,也是讀寫習慣的改變,寫得快、改得快、傳得快、忘得快,更是創作思維方式的改變——網絡作家們總是忍不住要把作品一段一段地傳到網上去,看看網絡讀者如何反應,而沒有耐心將自己的想法貫徹到底。我一直傾向于認為,文學創作更多的時候需要作家“一意孤行”而不是“兼收并蓄”、見風使舵,就像劉再復先生在十多年前評論莫言時所說的那樣:“任何作家只有把自己的藝術發現推向極致才能走出自己的路來,四平八穩的作家是沒有前途的。”[ 劉再復:《中國大地上的野性呼喚》,原載香港《明報》1997年7月17日。又見《當代作家評論》,2013年第1期。]
     
      比有效地保存個體的文學經驗更重要的是作家必須要有自己的“故鄉”或精神根據地,按照莫言的說法,是“血地”——“這地方有母親生你時流出的血,這地方埋葬著你的祖先。”[ 莫言:《我的高密》,北京:中國青年出版社,2011年,第257頁。]“對于生你養你、埋葬著你祖先靈骨的那塊土地,你可以愛它,也可以恨它,但你無法擺脫它。”[ 莫言:《我的故鄉與我的小說》,載《當代作家評論》,1993年第2期。]雖然近年來中國的城市化進程突飛猛進,但中國文學的精魂還是棲息在黃土地、紅土地和黑土地上,棲息在“鄉土中國”。這固然與中國人根深蒂固的土地情結分不開,更與紛繁喧囂、日益同質化的城市無法提供溫馨的家園感和歸宿感有關,與骨子里更貼近土地的中國作家們無法更有效地同化以廣度而不是以深度取勝的城市生活有關。在這個意義上,我更看好有精神故鄉或“血地”作為支撐的作品,即便一個作家以城市作為自己的“血地”,那他也有必要將鄉村作為自己敘事的起點或背景。畢竟就人類社會的起源而言,鄉村比城市更接近人性本真。法國學者孟德拉斯(Henri Mendras)也曾認定:“對于我們整個文明來說,農民依然是人的原型。”[ [法]孟德拉斯:《農民的終結》,李培林譯,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0年,第172頁。]沒辦法,這是城里人的宿命,更是作家的宿命。
     
      對文學教育而言,莫言的貢獻還在于樹立了一個“反抗生命退化”的樣板。這一點我是從我十歲的女兒看電視的某些反應中聯想到的。我的女兒正讀小學四年級,一般的故事情節都難不倒她,唯獨看到電視上稍微有些恐怖或驚險的畫面,就嚇得鴕鳥似的把頭埋到沙發里。我雖然一面暗笑她的膽小、一面贊賞她天生的自我保護能力,但在潛意識里還是感覺到一種生命力退化的無奈。人類曾經與鳥獸為伍、茹毛飲血,如今許多孩子一看到毛毛蟲就尖叫,他們還能像莫言那樣從草木蟲魚中獲得深度的人生經驗嗎?
     
      我一直相信人類的進步大致是由兩組基本的矛盾推動的:一組是人類在肉體上更強健,但不再是用于相互殘殺而是用來展示個體所能達到的身體極限——這就是現代體育的功用;另一組是人類的靈魂變得更細膩,以拒絕對人類的悲劇麻木無知,同時又能更深刻地體驗人類精神的浩瀚和強度。因此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剝人皮”與“在文字中剝人皮”是不同的,前者或許是迫于殘酷的現實,日子久了雙方乃至三方(殺手、被殺者和看客)都陷入一種麻木或單純的“肉體演練”,正如有學者指出梁山好漢的濫殺乃是由于“生活的苦難早已磨鈍了他們的感覺”[ 見王學泰:《游民文化與中國社會》(上),北京:同心出版社,2007年,第315頁。],后者則需要作家具有超強的主體精神和內心力量,是精神對肉體的“光照”,也是真正的人性拔擢。“凡是愚弱的國民,即使體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壯,也只能做毫無意義的示眾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為不幸的。”(《〈吶喊〉自序》)一度對達爾文的進化論篤信不疑的魯迅所揭示的,何嘗不洋溢著文學教育意義上的深長意味。
     
      就像某些研究者所看到的,莫言的小說里有一種人種退化的觀念,也就是俗話說的“一代不如一代”。漫山遍野自生自滅的紅高粱絕跡了,“我爺爺”、“我奶奶”、余占鰲、孫丙這些敢愛敢恨、敢死敢拼的人物都已成煙,蒲松齡筆下的花妖狐魅在科學理性面前全無血色,宋江已被朝廷招安,“環境退化,種退化,文明也無可奈何地退化了。”[ 見葉開:《莫言評傳》,鄭州:河南文藝出版社,2008年,第46頁。]這跟達爾文說的根本不是一回事。莫言似乎要對現代文明世界說點什么。
     
      說點什么呢?就像莫言所理解的“偉大的長篇小說”那樣,所有偉大的文學作品、偉大的文化制作都是反抗生命退化的,它們“沒有必要像寵物一樣遍地打滾,也沒有必要像獵狗一樣結群吠叫。它應該是鯨魚,在深海里,孤獨地遨游著,響亮而沉重地呼吸著,波浪翻滾地交配著,血水浩蕩地生產著,與成群結隊的鯊魚,保持足夠的距離”。[ 莫言:《捍衛長篇小說的尊嚴》,載《當代作家評論》,2006年第1期。]什么樣的主體才夠資格參與這樣的文學生產或文化生產?
     
      中國當前的文學教育滯后于時代、滯后于人們的期待是毋庸置疑的。在深海中,一條鯨魚獨自游弋也并非沒有危險。因此我們需要更多的鯨魚和鯊魚,讓中國文學的海洋激蕩翻滾、生機勃發,讓中華文化首先從中國文學中重拾信心,輕裝突圍。
     
    上一條:竹亭詩
    下一條:形神不與眾人同
    分享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2-18 15:21:39  【打印此頁】  【關閉

    微信關注

    移動門戶

    u8彩票 www.salmonbc.com:楚雄市| www.jeanlucarmand.com:同心县| www.awakenhaven.com:乐亭县| www.hg62345.com:新建县| www.dedicationcompilation.com:黄大仙区| www.paletteblog.com:松溪县| www.cp3320.com:高平市| www.guitarquest.net:和林格尔县| www.topgunshops.com:张家川| www.meilesou.com:桐城市| www.mca0.com:武清区| www.thebox-ny.com:博罗县| www.freeportluxembourg.com:神农架林区| www.q5653.com:双城市| www.haofzjia.com:新丰县| www.webgradus.com:青川县| www.garanit.com:抚顺县| www.bjbthj.com:逊克县| www.szmlde.com:苍山县| www.cloncurrytravel.com:平武县| www.xizig.com:龙州县| www.goldenliongames.com:肃南| www.uuxer.com:正定县| www.am9933.com:杂多县| www.snowkeyice.com:麻江县| www.9959gp.com:济源市| www.201853.com:建瓯市| www.023chbg.com:曲阳县| www.vincentgrison.com:临海市| www.wwwlaoren.com:武安市| www.shaltiv.com:百色市| www.baraka-ter.com:乌拉特中旗| www.ledlightdiecasting.com:乌拉特前旗| www.i-vv8.com:萝北县| www.plasticsconsultancy.com:佛学| www.themarie.org:丹东市| www.qz336.com:凤凰县| www.affiliatemarketingbest.com:汨罗市| www.49yf.com:海门市| www.birlacitywaterpark.com:兰坪| www.zzchaguan.com:宜都市| www.minamihompi.com:涿州市| www.qatarsworldcup.com:郧西县| www.tang-mart.com:沂水县| www.saltatoria.com:宁陕县| www.qipushi.com:师宗县| www.whatschimp.com:文昌市| www.weebweb.com:永嘉县| www.sufeautolights.com:张北县| www.sufeautolights.com:凯里市| www.trinhtuyetlinh.com:大竹县| www.childhoroscopes.com:蚌埠市| www.zone416.com:芦山县| www.itsagreed.com:镇江市| www.zxjnw.cn:天门市| www.tjssanreqi.com:武平县| www.yujiangquan.com:台东市| www.changsha8.com:许昌县| www.caigangf.com:东乡| www.aluminumcane.com:汉川市| www.33335214.com:通州区| www.danwolfforsenate.com:寿宁县| www.todoslosdiaz.com:广昌县| www.friendsshelter.com:新乡市| www.sifancn.com:桐庐县| www.am9911.com:宝应县| www.impresacreative.com:滁州市| www.illusionsandreality.com:乐陵市| www.cardriverentacar.com:宁国市| www.crystec.cn:靖边县| www.k6558.com:铜梁县| www.brosway-gioielli-it.com:仙桃市| www.spicythaievans.com:蚌埠市| www.jnchtg.com:南雄市| www.373jy.com:延庆县| www.ftechcomputers.com:吉首市| www.pj88851.com:罗城| www.dedicationcompilation.com:成都市| www.cmbgift.com:广宗县| www.bytejs.com:福安市| www.urbanistablog.com:万州区| www.ph655.com:甘德县| www.himanidalmia.com:达尔| www.6w22.com:定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