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u50uk"><nav id="u50uk"></nav></source>
  • <source id="u50uk"></source>

    <rt id="u50uk"></rt>
  • <cite id="u50uk"></cite>

  • 歡迎光臨東莞文學藝術網!
    11111
    評論選登

    精微表達心中的痛感

     
           林漢筠與我在莞結識多年。他來自湖南,我來自四川,由于我們是同齡人,性格、經歷、遭遇、學養和眼界都相似,由此成為交往深厚的摯友。而且在文學創作上深度對話、相互啟發,共同體驗著藝術追求的困惑與頓悟、艱辛與堅守。
     
           林漢筠談吐謙和、又不乏機智與謀略,舉止儒雅、一派成熟風范。雖然在莞定居,但對于家鄉的風物人情,林漢筠始終飽含一份特殊的情懷。因此,他的作品具有厚重的鄉村氣息和湘土風情。其意境清遠而沉郁,詩風飄逸而含蓄。而“其學深矣,其養邃矣”是其作品能夠自成一體的根本原因。
     
           在當代漢詩多元化的激流中,詩人懷揣一顆真誠與純樸的心,從感嘆生命、感懷父母、感受親情、感念鄉情的創作基點出發,去關注自然、關注現實,同時也在極力尋求多重精神內涵與多種表達方式的可能性,在題材、內容、形式、語言等方面實現著藝術境界的扎實遞進。讀林漢筠的新近出版的詩集《手捧春天》,像讀一部新田園詩,使生活在喧囂都市的我們,從中領略到了淳樸真摯的人間溫情,和彌留在最后鄉村的美感。從中我們也可以感受到,詩人以自己特有的敏感和經驗,悉心捕捉著生活中令人怦然心動的瞬間情態,以及體會我們身邊偉大的親情和母愛。拋開其作品的抒情性不談,在文本語言中,詩人以他的敏銳直覺和高度理性思考,掙脫了世俗生活與具體物象的束縛,選擇了永無終結的精神追問——使“疼痛”一詞的意義從文學的主體意識,演化為一種追詰的話語權。
     
           追溯自屈原杜甫以來的文本思想,我國文學早已產生了社會批判精神和自我審判意識,“疼痛”就是良心與良知的自我反省。對林漢筠而言,“疼痛”,是詩人對生存的第一印象、全部印象和終生印象。揭開時下詩壇繁榮的表象,我們不難發現:控訴意識發達而疼痛意識近乎于無,是中國當代詩人的集體特征。原因在于中國文化是樂感文化、主流上是非宗教的。人們陶醉于消費文化布置的霓虹里,以為享樂的盛宴會天長地久。“精神追問”演變為知識分子的“自我作賤”,疼痛意識原先具有的人文主義因素和現代意識喪失貽盡。“疼痛”主題亦從人的覺醒和主體意識的生成轉向自我意識的退化……而林漢筠恰恰相反,他不隨波逐流,依然堅守著詩歌創作中最可貴的“疼痛意識”,捍衛著“疼痛寫作”的優秀傳統和堅固基石。詩人將“疼痛”主體從抽象的人轉移到具體的人即詩人自身,這種轉換源于文學中對“原罪和逐出伊甸園”的痛苦自譴思想的深遠影響,也深刻反映了變形時期知識分子的精神歷程。
     
           在創作中,林漢筠用一枝冷靜、克制且不乏睿智的筆,純然表達對人生世態的體認。筆墨重心和敘述旨趣圍繞著社會人生,深入而精微地表現心中的痛感,表現對受傷靈魂的關懷,表現對人性和生死的思索……我們試以其文本為例。詩人家鄉有條芙夷河,傍村而流,三面環水,一面臨山,歷來風光旖旎,素有“小半島”之美稱,而在詩人的眼中,卻是另外一幅場景:“春汛/省略季節的澎湃和悲鳴”(《五月的芙夷江》)。特別是那次駭人聽聞的邵陽沉船事件,打破了這里的寧靜,一雙從芙夷河中伸出的手,給詩人的內心劃下一道深深的傷痕:
     
           正如那艘渡船
           渡過了我的歲月
           從沒感到這般冷艷
     
           我看到——那雙手
           釘在河面
     
           我那陽光般的妹妹
           中秋來了
           請舉起你的手
           告訴我
           家園的路還要走多久
           ——《豎在芙夷河的手——給9.9邵陽沉船的學生》節選
     
           時間把記憶里破碎的回憶拼成悲戚的畫面。面對戛然幻滅的“我那陽光般的妹妹”,詩人悲憤無比、欲哭無淚,他放棄了所有現代詩技巧和語言方式直抒胸臆,寫下這首飽含著強烈情感的作品,少于悲情宣泄的深度理性反思,冷峻而有節制,正合“哀而不傷”的藝術原理。
     
           “用詩歌抒發心中強烈的情感和哀思,用詩歌撫慰自己與他人哭泣的心靈,激勵人們的意志和信心,不管他們寫出的是詩還是“非詩”,其行為本身就是一首壯美的史詩”(江云帆語)。
     
     
           故鄉和母親,在詩人的心里有著同樣的分量,永遠無法復制也無法刪除。因之,詩人的敘述里始終帶著疼痛——對充滿他人生記憶的鄉村生活,對已辭世的母親。
     
           任何一部詩歌作品的面世,可以說“既有來由,又有去向。”林漢筠在其詩集《手捧春天》的跋里說,出版此書,一是為紀念他兩年前不幸病逝的母親,二是為檢閱其近年來的詩歌創作。根據詩人提供的線索,我們基本可以把握詩人的創作脈絡。延續的創作脈絡對詩人有著特殊的意義,因其承載著一種疼痛感或者某種永恒。對俗人而言,死亡是人生的終點,生命是個人利益的極限。詩人不流俗,他對亡母的追思則是超越生死的訴求——賦予生命一種崇高、悲壯、永恒的意義。
     
           我們可以這樣認為,《手捧春天》是林漢筠獻給亡母的一闋挽歌。“失去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雖然還有色有香,卻失去了根”(老舍語)。是的,母親是我們的根,生命之根,生活之根,思想之根。無疑,詩人是懷揣著失母之大悲、無根之飄零來書寫母親的,“南來的風,是不是正在煮著我的心事?/鼓著的鄉音,是不是夾著你喚我乳名的顫音?/那雙枯樹皮的手,是不是正拂去兩鬢早已斑白的沉霜?/干枯的眼神,是不是正在張望兒女們回鄉的路?”這一連串的追問,其實詩人也很難回答。只能借助于意象來表達出郁悶、低落、悲慟的心態:“風在說,雨在說/那雙手在說/媽媽,你是否漂白記憶的黑發。”
     
           沒有理智深埋在知覺的抑郁,也沒有歇斯底里的嚎泣,一切都是隱忍而無聲的,唯有一份愛留存在記憶中最容易受傷處,用詩人自己的話說,“一直以來,我不敢觸摸自己懷念母親的神經,今天才終于鼓起勇氣,寫下這段文字”。這就是《媽媽,是不是在喚我的乳名?》
     
           那天,救護車接下包裹的你
           我聽到你在輕輕地說話
           媽媽呵,你若無其事
           無情的腦梗塞
           塞得住你的神經卻塞不住你天使般的笑容
           那雙老繭叢生的手  指向家鄉
           力若千鈞。那絲殘墨正刮骨療傷
           擠去我高傲的毒
     
           懸在車頂的那瓶點滴
           與我的血戰馬正嘶  上下直撞
           演繹兒女無盡的傷
           你在唱歌嗎?
     
           我看到你嘴唇嚅動著音符
           那是榕樹下吟唱童年猶新的歌謠
           我是你永遠的聽眾
           我是你永遠長不大的孩子
           ——我的血脈里奔騰著母愛的力量
     
           可恨的時光可恨的病可恨的那瓶點滴
           竟然將你的血液倒空
           那雙曾讓我驕傲一生的眼睛像將盡的燈盞
           打落在風中
           烙下千年難忘
     
           從某種意義上,疾病成為人生命體驗的一種方式,在睜眼與閉眼之間,更能促成我們去思考生命何為? 人們對死亡的焦慮、恐懼,除了來自于身體在瀕死階段的疼痛和不適外,更突出的是來自內心深處無法排遣的孤獨和虛無。以“血液倒空”、 “將盡的燈盞/打落在風中”為象征符號的畫面,恰好暗合了人們對生命消散的記憶。
     
           這首詩平實里透出的是高明,使文本有了明顯的指喻性——聚與離殤:“你一定在呼喚我的乳名,媽媽呵/我已回到家鄉,回到兒時幫你汲水的井旁/那清冷的月光,映照著永遠的離別”。靈魂嵌入身體的瞬間,尖銳的疼痛淹沒了他。
     
           結尾的一句:“在夢鄉我聞到你熟悉的乳香”中的“夢鄉”與“乳香”,毫無疑問寄寓了詩人對慈母無限的追念和敬仰。有了一種神圣和安詳,人性的淳美在內核中綻放,母親所代言的持家顧家、相夫愛子、追求進步、捍衛自我、和睦友鄰、抗爭病魔、與人為善、樂觀真誠、思戀故土……等女性的美麗含義,也自然映射在了人們的眼底。
     
           母親走完一生,把愛留給了活著的人。但沒有一種愛不疼痛。《媽媽,你別走》就是詩人在其文本中用“疼痛”融鑄的母愛纏綿。既然無法悲傷,也無法埋葬疼痛,詩人只能去《上墳》傾灑自己的哀思:“那株橫在墳前的茅草不說話/那只立在墳前枝頭的小鳥似曾相識地望著我也不吱聲”,而筆鋒一轉,似逆筆而走,放大了母愛:“我想你咕咕的叫聲與媽媽的山歌一樣動聽/那束特意從城市帶回的玫瑰與菊花默默地伏在墳前/含羞地綻放著,像媽媽的笑容一樣永恒。”這樣的詩句看似平淡無奇,其風暴卻蘊蓄在語詞的內核里,準確而有力地道出了詩人內心的顫栗和疼痛、感恩和敬畏。
     
     
           排除對林漢筠詩歌文本的單一解讀,亦可將其作品的復雜感受與語言的多義性提交給感性的讀者。
     
           倘若有人問這種復雜感受與多義性意指什么,我的答案只有一個,那便是他的作品里一個微妙的母體。“那是一個混合狀態的母體,身在其間的時候充滿了厭惡與暴躁的逃離情結,真正離開的剎那時心靈淪陷后巨大的茫然與虛空……依稀的只有那一點點記憶和記憶之上的色彩、味道與溫度。”美國作家沃爾夫所謂的這個“母體”與我說的“母體”,其實是相同的,這就是我們的出生地——故鄉。沒有讀過林漢筠作品的人,很難想象到一個生命逃離母體后可以嗅到的那種久違的母體的味道。逝水流年,詩人仍沒有淘去植根于母體文化的東西。這種感覺,只有生于斯、長于斯卻又長期遠離斯的人,才會刻骨的銘記。
     
           城市像偌大磁場,吸附著無數漂泊者的身體與靈魂,我們那一度有血有肉的“家”被工業侵蝕得猶如一個地窖,僅剩下“容納”功能。依然套用沃爾夫的話說,我們可以從這里看到不同的生命態:每一個人物都在一種卑微與狂傲中平庸地活著,每個人都選擇了自我釋放自我生存的方式,每個人都販賣著生與死的營生。柔弱的、蒼白的靈魂,健壯的、瘋狂的肉體,在空間的維度上不斷獲得,在時間的維度上不斷逝去。那里有強烈的控制欲,有充滿真情的欺騙,有年輕態的驕傲,有老年時光的撒潑耍賴,有無休止的爭吵與征服,也有生死落差中難以名狀的虛偽與荒唐……總之,每個人都生活在特定的時空和環境之中,有太多可以影響人的判斷的因素在起作用。
     
           面對城市欲望的急遽膨脹,壓縮了正常生活空間時,人在生存處境里亦同樣變相,充滿了困惑與不知所措。林漢筠《回鄉的腳步》、《酒酣的語言》等組詩作品,便成了詩人進入“疼痛寫作”的現實背景與無聲旁白。這些作品具有很強的隱喻性,它用可見的事物表達不可見的意義,具有更為廣泛的能指功能——至少,我們清楚地知道,疼痛的“母體”留給詩人的恰是負重的豐饒,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創作靈泉。
     
           薩義德曾把知識分子設定為“圈外人的模式”,并堅信,該模式“最能以流亡的情況加以解說”;阿多諾認為,“對于一個不再有故鄉的人來說,寫作成為居住之地。”北島則承認,“我其實也是個街頭藝人,區別在于他們賣的是技藝,我賣的是鄉愁。” 作為林漢筠最為關注的詩性“母體”,外在物質性的暴力對象正是我們的精神寄居地。因此,“疼痛”的形象一直與詩人形影不離,這種疼痛包括機器對于人,工業對于自然,物質對于精神的戕害。詩人唯有用最初的溫暖和愛的“母體”——故土,來抵御城市現實中的鋼筋水泥般的壓力和沉重,還鄉意識就自然而然地成為詩人的精神支點與靈魂庇所。《故鄉,一個被我捂熱的名詞》、《故鄉的村莊》、《印象老家》、《老碾房》、《老屋》、《回鄉的腳步》、《歸鄉》……這一如隨想錄的標題,既非闡釋,亦非注解,卻讓我們真切地感受到了詩人內心的疼痛——一種田園詩意與現代工業的激烈沖突,一種失去精神家園又無法重建的壓抑與失落。而這些,無疑表露了詩人創作中的“出離”狀態。這是一種精神的遠游,即使“風吹著陌路/如同吹著我多年的異鄉生涯” (《回家》),詩人的心靈也沒有脫離故土這個“母體”,閉目無視城市的喧囂與浮華。
     
           詩歌文本中最重要的是詩人對生存狀態的看法,這決定了其作品的品質、深度與感染力。在消費主義狂潮已經將理想主義驅趕到懸崖邊上的今天,值得慶幸的是,詩人對詩歌創作態勢還保有清醒的認識:一個人的靈魂可能被肉體和衣服掩蓋,但精神會穿透一切,這個精神就是靈魂的語言,是文化現實,是詩歌之根。面對不同的生存感受,詩人只有轉換陳述方式,才能尋找更貼切的生存表達,這是對功利的放棄,是試驗的態度,是挑戰個人命運的勇氣——因為,我們都是自己命運的受難者。
     
           讀林漢筠的詩,我感覺他的作品跨越了從現實到夢幻,從想象到變相,從自然浪漫到鄉愁清淺,從田園生活到工業冷漠這樣廣泛的文本形態。在形而上的沉思與現實的感知之間移動,林漢筠從未喪失他對于人的生存的關注,對于生命意義的探詢。正是這種形而上的文本氣質,使詩人保持了作品的具象形態。他作品中的形象既是寫實的、又是符號化的,具有“疼痛詩”的特征——指向極度生存狀態下細微個體生命之痛,以及對生命意義的反思與悲憫。
     
     
           與其說這是一篇精致的評論,不如說這是詩人蔣楠和林漢筠之間的心靈碰撞。詩人之間的火花無疑與詩歌息息相關,而生活、友情、故鄉等因素則充當起另一架架的橋梁。由生活到詩歌,由詩歌及人,再回歸到詩歌本身。讓論說的過程充滿了詩性與人性的色彩,讀來倍感溫暖。
     
    分享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2-18 15:11:04  【打印此頁】  【關閉

    微信關注

    移動門戶

    u8彩票 www.rivalecanecorsos.com:车致| www.briandrummond.com:灵寿县| www.mlshgs.com:泉州市| www.better-pm.com:肥东县| www.illusionsandreality.com:德钦县| www.dlmc-0411.com:马尔康县| www.jardinestrosset.com:长垣县| www.flying-nerd.com:凤凰县| www.animerica-extra.com:鸡东县| www.hikatiescarlett.com:积石山| www.rkb5.com:胶南市| www.bloggerjomblo.com:青浦区| www.jsd-iap.com:新田县| www.solace-music.com:峨边| www.labodaderafaypaula.com:上杭县| www.sunmesjournals.com:吴桥县| www.pj558888.com:浙江省| www.samo-eg.com:万州区| www.mabel-gray.com:甘肃省| www.ffgrx.cn:宁安市| www.cinplatcorporate.com:吴川市| www.yh9987.com:永泰县| www.griffithinstituteprints.com:曲靖市| www.la-grange-fleurie.net:得荣县| www.q9878.com:溧阳市| www.jybncm.com:阿勒泰市| www.akaeno.com:灵山县| www.spielothekspiele.com:康定县| www.686105.com:斗六市| www.jljpm.com:梧州市| www.kyouhu.com:石家庄市| www.charitybackpackers.com:瓮安县| www.wrenandlark.net:富川| www.universaltradekey.com:滨州市| www.xingkai688.com:岐山县| www.dwbkp.cn:克拉玛依市| www.zajstone.com:平南县| www.himanidalmia.com:九龙城区| www.mylinuxstuff.com:英超| www.wisengineering.org:台北县| www.romanyrestaurant.com:梅河口市| www.cnseci.com:绥化市| www.howsvps.com:海淀区| www.dollardement.com:安顺市| www.supplementpricing.com:杭锦旗| www.politicallyscrewed.com:岫岩| www.guowangdewangguo.com:汶川县| www.fengxiangfa.com:兴业县| www.pobohn.com:南投市| www.adamandsamlove.com:孟州市| www.michel-berger.net:金昌市| www.rivercityrugby.com:邻水| www.casaladerapv.com:高碑店市| www.qiaotaitai-bj.com:吴川市| www.xashanjia.com:宜宾市| www.yongchangtv.com:黑山县| www.sjhrjzfs.com:惠州市| www.02art.com:拉萨市| www.lvvbbe.com:涿鹿县| www.auntcharlottes.com:财经| www.agrinafta.com:广汉市| www.mfcqk.com:依安县| www.gq992.com:彩票| www.preciosmadrid.com:家居| www.421zj.com:临邑县| www.512825.com:建平县| www.guowangdewangguo.com:克什克腾旗| www.imitrexinfo.org:朝阳区| www.solgintl.com:商城县| www.q7838.com:临西县| www.emedicalweb.com:微山县| www.chuech-photo.com:隆子县| www.truckfines.com:郎溪县| www.treatmentcenterpage.com:资讯| www.aapkanpur.com:贵州省| www.friendlyny.com:河南省| www.blackphoenixband.com:洛隆县| www.rdzfw.com:惠水县| www.ircdzone.net:潼关县| www.zainvista.com:大方县| www.egehannakliyat.com:峨边| www.cbrpw.cn:方城县| www.ciclismonoel.com:武平县| www.8ckc.com: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