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u50uk"><nav id="u50uk"></nav></source>
  • <source id="u50uk"></source>

    <rt id="u50uk"></rt>
  • <cite id="u50uk"></cite>

  • 歡迎光臨東莞文學藝術網!
    11111
    評論選登

    后工業時代的空巢之聲

    后工業時代的空巢之聲
         ——論柳冬嫵的打工詩歌
    曾海津
     
          在這個純文學逐漸走向衰微的時代,在這個工業文明充斥人類精神的社會,詩歌已經越來越邊緣化,與此相應的是打工者們行走在城市邊緣的生活和言說。但即使再弱小,他們依舊發出自己的聲音,展現那種艱辛的生活,探尋生存的意義,抒寫著一類人的追求,這就是打工詩人以及“打工詩歌”。打工詩歌作為新時期詩壇的新生力量,不僅給詩壇帶來了一股新潮流,更深刻揭示出處于社會邊緣底層的艱苦,不僅僅是肉體的更是延伸到精神深處的。他們創作出的詩歌,體現著廣大打工者對自我身份和個體價值的認同,是與語言無關的詩歌,是體驗孤獨與苦難的詩歌。
     
          一、底層的吟唱:生存困境的前沿表達
     
          新時期以來,各種欲望呼之欲出,各種階層都有著自己的代表發出自己內心的呼喊,闡述著自身的想法,不斷地沖擊著人們傳統的生活習慣和思維方式,影響著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和整體的發展。在這個背景下,曾經被掩埋在底層的人文意識也洶涌而來,人們開始從不同的視角去關注底層人民的一切,于是出現了一系列描寫底層的文學作品。但是,這些最初所謂的底層文學的作者們有幾個才是真正來自于底層生活的?他們是否能夠代表真正的底層人民的話語權?不可否認的是,其中有部分是作家們憑空而想的底層生活場景,這樣不免就會具有主題先行的特點,還有部分則是作家們帶有一定的同情的心態去寫的作品,這樣則又會使大家只關注情感,只沉溺于一種悲憫的情懷當中,脫離了當時的現實生活,成為一種“形而上”。李平四指出:“ 新世紀出現的‘底層生存寫作’與知識分子在新世紀的命運和純文學的危機密切相關”,在“文化與公共性”日益凸顯的新世紀,許多知識分子不再能夠像以往那樣扮演社會精英的角色,寫作似乎成了‘文人圈子’內部的事情。”[1]而打工詩人和打工詩歌的出現,則使我們看到一種中國詩歌新的希望,改變著所謂的“底層文學”的尷尬局面。
     
          打工詩人是真正來自底層社會的人,有的只是真正的底層生活,深切了解底層民眾的辛酸生活,他們所發出的是真正表達底層民眾抗爭的聲音,是真正想為打工者自身爭得被尊重權利的吶喊。柳冬嫵就是他們當中杰出的代表,他曾和眾多的打工者一樣,在白天緊張、艱辛的工作之后,還要在夜晚或為數不多的假日里,奮筆疾書,為的只是用自己的筆記錄下自己和眾多打工同伴心中的酸甜苦辣,為的只是抒發出眾多打工者的心聲。當生活在一點點匱乏中失去意義,生活在一層層遮蓋下失去真相,打工詩歌就像一只手,一點點撕去生活的假面,又像一股泉水,絲絲灌入貧乏的生活,讓我們在打工者的生活中,感受到生活的真相,生活的意義,這其實很簡單,只是很多時候我們視而不見。打工詩人們不像其他詩人一樣,擁有很好的生活條件,但是他們卻是最接近底層生活,最能感受到底層生活的人,這樣的文字,給予你我最真實的感覺,讓我們的心理防線瞬間坍塌,讓我們的思想開動起來,在欣賞的同時,考慮更多生存的真實。打工詩人的寫作,“不是附庸風雅的唱和,他們的詩是血與淚、是悲歡離合的動態表述,是靈魂與生命真實燃燒”[2]。正如鄭小瓊所說:“文字是軟弱無力的,它們不能在現實中改變什么,但是我告訴自己一定要見證,我是這個事情的見證者,應該把見到的想到的記下來。”[3]柳冬嫵也以這樣的文字,以一個底層打工者的身份,見證著底層的、辛酸的打工生活,以銳利的詩性言說表達出切身的痛楚感受。
     
          當悠閑的小資們和正在興起的城市中產階層坐在優雅的環境里品著下午茶的時候,打工者們卻在城市的邊緣地帶為生存作痛苦的掙扎,他們是毫無爭議的底層大眾,而且數量極其龐大,正是他們的出現,使中國當代詩歌出現了一種新的寫作可能。他們展現的不僅是自己的打工經歷,更是對這種生活的感受與發現,是對自己的心路歷程一種真實的記錄。
     
    在鋼筋水泥的叢林里
    根是沒有根的
    我們這些根
    自己便是自己的支撐
     
    風的緣起不可阻逆
    驚動我們的心
    在家園的深處
    完成自我撕裂
    我們遠走他鄉
    留下一個個空洞的坑
     
    從一個地方
    向另一個地方移植青春
    定位命運
    我們似乎已筋疲力盡
    橫來直去
    發現世界原來并不大
    怎么也擺不下小小的自己
    孤獨的步履
    標點了一片片繁華而又荒涼的土地
     
    不像在家鄉
    雙腳伸進泥里
    便可構成水稻的根系
    這里的泥是水泥
    在水泥的某些部位
    鋼筋含而不露
    像某件事物的核心
    我們試著一頭扎進去
    沒人理會我們的疼痛與哭泣
     
    為自己無可奈何的愿望
    扎入深層
    攜同沉寂完成漆黑的安排
    與陽光背道而馳
    我們無法鳥瞰自己
    所有的存在都沒有清晰的路線
    而世上總有那么一些事情
    以一種硬度向我們擠壓過來
    伸出的腳一次次被扭曲
     
    春天來臨的時候
    有很多東西想發芽
    越過自己的身軀與頭頂
    樹桿筆直地站著
    剪輯著一個個季節的風景
    葉子與葉子碰撞
    發出快樂的聲音
    我們彎曲著腰
    承受一切的壓力
    只用一種顏色與世界僵持著
    不言不語
     
    似水年華
    形成溝溝壑壑
    經受一次次洗禮之后
    一切都已輕易地流失
    我們又被吊在空中
    像初臨貴境
    不管堅守于哪個方位
    被哪個季節圈圍
    出門在外
    樹蔭都不是家園的屋頂
    天冷了
    我們只好用落葉包裹自己
    而某些不尋常的風
    卻總要穿越我們的生命之旅
                     ——《我們這些根》
     
          春天是幸福的季節,是帶給人們希望的季節,人們往往在這個時候將自己希望的種子播撒下,憧憬著通過各種努力之后,有著令人欣慰的收獲,這在很多人該是多么快樂的日子。但是在柳冬嫵的詩中,人們只看到那“承受一切壓力”的“彎曲的腰”,但是如柳般堅強的心,卻始終心懷希望的綠色。即使生活在社會的底層,他們用這樣的文字記錄著自己的艱辛,和堅強的生活信念,即使身在漂泊之中,但精神是不甘沉淪的,文字見證著一類人的歷程。一旦打工者懂得如何表述自己,并且是用詩歌這一最精煉的藝術形式表達屬于最底層的文學經驗,那么就會產生一種獨特的美學效果,一種催人向上的無形的力量,它讓人在苦厄中懷著希望,失落中抱有夢想。
     
          作為社會底層的打工者,詩人以其底層視角關懷自身以及眾多打工者的生活,成為其詩歌創作的重要推動力之一。在柳冬嫵看來,“詩人應當附著在人類的泥土上,與人類相依為命,像安泰一樣腳踏大地,執著地聆聽和探尋人類本真的生存,詩歌才有力量把手舉向空中。沒有理由說詩和詩人不是世界的主體,它們既是本質的,又是非本質的,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受到歷史相對的制約。詩人選擇自己的對象,同時自己也受到對象的選擇。正如紀德所說,所有民族和時代的詩人,都在自己特定的空間里寫作。”[4]他和眾多打工詩人一樣,以自身打工者的身份,經歷著一切打工的生活,觀察著一切打工同伴的生活,感受著和他們一樣的心理,然后用一切看似無能為力的言語,訴說著自己的心靈歷程,表達出打工者所遭受的不公平待遇,描述出打工者生活的艱辛,揭露出當代社會體制所存在的一些弊端,同時也滲透著對現實關照的平民關懷底蘊,用良心寫下一部底層人物的苦難史、心靈史。
     
    一條流水線 
    重疊了另一條流水線 
    誰能像流水那樣平靜 
    用單調的手勢分開往昔 
     
    面對機器咄咄逼人的呼吸 
    身體內那些簡樸的陶罐 
    注滿噪音 
    在震耳欲聾的寂寞聲里 
    流下三百六十五滴眼淚 
    日子的針腳翻來復去 
    流水線縫合不了震裂的心
    ——《流水線》
     
          現代科技文明借助冷冰冰的“機器”,向闖入者發威。柳冬嫵的《流水線》 描繪了在機器工業化時代中灰暗的生活畫卷,文字的內部噴發著身在城市的“疼痛”。“流水線”顛覆著流水的平靜,流下的是打工者無聲的眼淚,在這里,機器遠比人重要,詩人對流水線不再是簡單的控訴,而是傳達著無數打工者被“震裂的心”。正是這樣的流水線,奪去了很多打工者的指頭,可是沒有人會去注意,少許的賠償就結束了一個青年的美好的希望,經歷過后就只剩下麻木,就連自己也不再注意,只有在漆黑的夜晚,才會偶爾摸摸那節斷指,這就是流水線留給打工者的痛苦回憶。底層的人們,得不到生活的眷戀,只剩下傷后短暫的憐憫。但是在柳冬嫵的筆下,并沒有直接表現出流水線和打工生活對人們的重創,而是以“流水線”、“機器”、“呼吸”、“噪音”、“日子的針腳”這些具體的抽象,抒發著面對工業時代人類命運的異化,當一部分人過著富裕的生活時,另一部分人,則仍在流水線中搶生活。
     
          在城市,戶籍制度形成了兩種身份、兩種待遇的怪圈,造成了進城務工的農民成為后天的落難者。 柳冬嫵的詩歌《懷揣暫住證的人》 描摹了闖入者在戶籍制度面前悲涼的心態:
     
    懷揣暫住證的人
    在異鄉投胎
    拿把剪刀
    剪掉自己的臍帶
    然后出發
    以自己的形式存在
    就像流水以透明的形式存在 
     
    懷揣暫住證的人
    荒涼地走在斑馬線上
    猶如盲者,他在白天看見黑夜
    夢顯得若有所知
    他從自己的眼里發現世界
    像乞丐的碗一樣敞開 
     
    懷揣暫住證的人
    在出租屋里找到臨時的家
    卸掉眼睛
    卸掉手臂
    卸掉大腿卻不容易
    他在努力把自己大卸八塊的感覺
    說出來
    在說不出的感覺里
    卸不掉的大腿在伸向家園的腳趾上
    緊緊抓住一個什么樣的謎底
    旅程漫長如擰不干的雨季 
     
    懷揣暫住證的人
    自己揣著自己的風雨
    他失重的身體飄得很遠
    直到進入大海的波光里
    尋找充饑的雨滴
    風在路上一刻不停地喘息
    太多觸目驚心的風景被連根拔起
    天空便是證人 
     
    懷揣暫住證的人
    懷里空了
    靜靜地坐在命運的回聲里
    翻動一頁頁風景的日歷
    太陽暫住在高空
    誰又能真正面對光明
    樹木暫住在陽光里
    春天像指甲一樣短暫
    孤獨了透濕的年輪
    小鳥暫住在樹枝上為誰晃來晃去
    花朵暫住在綠葉旁掏空自己
    芳香暫住在花朵里隨風而去
    靈魂暫住在身體里總想出竅
    歲月將不斷把草葉咂進土里
    遠離所有的開始和結局
    ——《懷揣暫住證的人》
     
          在詩人看來,城市對鄉土的排他性是丑陋的存在,給闖入者心靈留下了巨大的創傷。打工者雖然在為城市服務著,但是他們并沒有獲得城市的認可與接收,他們的身份得不到承認,自然就會得不到相應的利益和權利,無論他們的工作做得有多好,他們都很難得到應有的任用、培訓和升遷的機會,更不用談到自己應該有的地位,他們永遠都處于工廠的邊緣、社會的邊緣,永遠都是一種臨時工。簡單的身份,造就了打工者艱辛的生活,給他們帶來了非常大的苦難。正如在柳冬嫵的詩歌《臨時工》中所言:“幸福遙遙無期的時候/我們風雨兼程/不敢向左向右逡巡/漸漸鈣質的骨骼/以鳳凰涅盤的姿勢/支撐著孤獨的青春/被路傾聽/信念/往往就在血的跋涉中誕生。” 由于身份得不到認同,打工者得不到合法的打工地位和長久穩定的工作機會,他們一直就在遙遙無期地漂泊著,這種孤獨只有打工詩人的詩歌才能表現其真實的一面,讓人們去深刻體會打工者的蒼涼的生活,在這個物質豐腴的時代,他們卻只能在生存的困境里,在“臨時狀態”中,不斷地掙扎和徘徊。
     
          二、痛苦的抒寫:生存廢墟中的空巢之聲
     
          在詩人群體中,有為抒發心情所作詩之,也有專門將寫詩作為一種生存的手段,他們不需要為生計而發愁,而是在專人專部負責提供優裕的寫作條件基礎上,心無旁騖地記錄自己的所見所聞,這樣的詩人或者作家將其寫作文本與自己的生存狀態隔離開來,成為一種“在寫作中生存”的狀態。但是,打工詩人和打工詩歌的出現,卻展現了不同的詩歌生活,他們并不是單純地為寫作而寫作,寫詩也并不能成為他們謀生的手段,打工詩人們往往必須面臨很多非常沉重、艱辛的生存問題。雖然他們和其他詩人一樣被賦予“詩人”、“作家”的稱號,但是只要與“打工”二字聯系在一起,就非常有力地說明了他們的生存狀態和生活軌跡。柳冬嫵作為打工詩人的代表之一,但他也曾經和眾多打工者一樣,為生存而拼搏在城市的最底層,他們的艱難生活,就如詩歌中所描述的一樣:
     
    城市定型了 
    高樓毫無表情的站立 
    街道無可奈何地躺倒 
    出租屋踏著自己短短的身影 
    害怕同夜晚一起降臨 
    陋小的空間缺少陽光和水 
    來源于疾病之外的呻吟 
    對一個人一生持久的襲擊 
    增加了磚墻的詭譎 
     
    一只螞蟻 
    猶如褐色的飽經風霜的眼睛 
    踏過蒼白的墻壁 
    回顧春天及其生長的假設語氣 
    沉默是最后的屋頂 
    煙頭比租來的月光更為孤寂 
     
    住在出租屋里的人 
    被房間囚禁 
    只能靜坐在陳舊的窗前 
    只能在窗前變幻著腐敗的思緒 
    可他伸手揉一揉雙眼 
    依然沒有看見螞蟻的存在、去向 
    和窗外一片錯落的風景 
     
    幸福遙遠 
    夜晚的望遠鏡幾乎嵌透墻壁 
    住在出租屋里的人 
    他的頭顱是座空蕩蕩的房子 
    等待著把自己租出去 
    或者再租來一點什么東西
    ——《住在出租屋里的人》
     
          他們和很多人一樣,住在城市的邊緣地區,住在狹窄和漆黑的小出租屋里。他們不但要在這里生活,還要在這里尋找生存的機會,不斷地面臨著找工作、失去工作、搬家、再找工作……這樣不斷循環的生活。在他們的生活里,幸福是遙遠的,他們無法擁有很多想要的東西,唯一想的就是怎么再去尋找新的工作。他們中的很多人沒有固定的工作,只能不停地做臨時工,望著生活由一個個臨時的線條加上節點組成,沒有盡頭,不敢奢求未來的圓滿,只為那實在的“突出和具體”,因為這些得以使其生存下來。就像柳冬嫵在《臨時工》中所言的:“蹣跚而來又蹣跚而去/疲憊的身影不再燦爛美麗/轉身之際/路標在風里失蹤/城市便淡化成背影/只剩下一點點空氣、灰塵和聲音/汽笛仍在不倦地長鳴/臨時間而立/南方呵/你不要為我們哭泣/丟失的,本不該擁有/過去的,已成為過去/日月浮沉,四季嬗遞/試問誰能永恒/臨時是一種狀態一種過程/網羅著所有的生命/只是打工的我們/更為突出和具體”。
     
          打工并不是他們所向往的生活,只是一種無奈的、被迫的生存選擇。物質的貧困將他們推離開家鄉,為的是讓家庭得以擺脫永久的貧困,他們背起行囊,告別故鄉和親人,帶著對新生活的渴求和謙卑來到城市。因此,他們如候鳥般棲息在需要他們、可以給予他們生存的各個城市里,帶著暫住證、做著臨時工、住在簡陋的出租屋里。而柳冬嫵過著和他們一樣的生活,并用自己的筆,忠實的記錄著這些實在的文字,和那段實在的生活,用平靜的敘述揭露著苦難的生存,真實的生活。對于打工者而言,命運往往不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而是被巨大的歷史和話語權所掩蓋,他們只能被動地完成自己不如意的人生。他們的生存世界,是其他人所不關注的,對于他們自己來說也只能是無可奈何的,因為他們無力改變這一切,即使有心也往往無力去做什么,處于被動地位的他們,只能在謀生中用心去思考一些問題,卻無法對生存的整體作出改變。于是,在夜深人靜之時,面對著月亮詩人就會面對著生存的現實,懷著思鄉的心情,用筆觸感受那疼痛,記錄那憂傷:
     
    月光的絲線全部下垂
    我不可能像手指一樣把它們彎曲
     
    月亮自己停了電
    我看著它一點一點地燃盡
    今夜,我發動不起
    它的引擎
     
    月亮還在高處
    遠離布景和道具
    我只是說不出它的來歷
    花開了,酒醒了,夢醉了
    只留下網上情人
    仍在寂寞的鍵盤上敲得忘乎所以
         ——《今夜》
     
          生存的焦慮是多層面的,除去基礎的生存壓力以外,最重要和最本質的其實也是打工者所處的城市文明與其內心所深藏的鄉村文明之間的巨大沖突。城市對于很多打工者來說,是一份夢想和渴望,當他們進入城市生活之前,充滿了希望,希望可以獲得比較好的生活,可以得到人們的承認,能夠發揮自己的能力,獲得自己所想要的。但是,城市并不如他們所想象的對他們那么友好,在他們的生存過程中,城市文明與鄉村文明有著很強烈的文化沖突,并且需要一個非常漫長而痛苦的融合過程,這種激烈的沖突和艱難的交融則全部體現在進城的打工者身上,自然也包括了很多“打工詩人”在內。對于進入城市的打工者來說,在陌生的地域里有很多無奈和尷尬,而其中最嚴重的就是對自己身份的認同。他們以慣有的鄉村經驗行走在不同的城市中,往往無法找到屬于自己的位置,城市的思想觀念和文化對他們采取的是排擠和拒斥的行為方式,二者之間的格格不入,使很多打工者處于一種極度的迷惘和孤獨當中。在柳冬嫵的詩歌中,我們看到了這種無奈,體會到了這一排斥的過程,如:
     
    命運藏起我的翅翼
    無畏的手不能在所有的屋頂上
    打開飛翔的道路
    我只好背著屋檐在異鄉行走
    門被無奈地拋在身后
    太陽的馬匹
    彩虹的的輪子
    在看不見的高處漂浮
    自由女神憤怒的雙乳
    指向長廊的深處
     
    無數的腳爬行著
    吞噬了皇冠與布衣、夢想和光榮
    整個屋檐長得無窮無盡
    我一天到晚走個不停
    卻不能為靈魂找到一張躺椅
    明亮是屋里的明亮
    美麗是屋里的美麗
    請給我一塊小小的屋檐
    補一補漏水的天空
     
    千回百轉的歌謠
    重復著一個沒有門的故事
     
    檐雨和更嚴重的陰翳向孤獨靠近
    如同無形之線穿過時間的針眼
    縫補起過去、現在以及未來的牢籠
    仿佛只翻開瓦片
    就會陷入絕境
    孤獨借屋檐安營扎寨
    殺不出重圍的時候便想念英雄
    但不見英雄
     
    屋檐像一陣喪失
    各種鄉音走進同一個鏡頭
    從南北兩個夢境中
    得到了共同的地址
     
    屋檐將特定的現實分開
    里與外,上和下
    在不問方向的城市
    屋檐比無懈可擊的云層更厚
    日子的冷暖并不是來自氣候
     
    因為躲雨,常常錯過陽光的照耀
    我懷念故鄉漏水的天空
    因為躲雨,屋檐又像一個蒸餾器
    將我蒸餾
    干渴了,制造不出暢飲的醇酒
     
    背著屋檐在異鄉行走
    誰能把屋檐傘一樣撐開
    收起時做到瀟灑自如
    誰能把屋檐柔軟地折疊一下
    放進流浪的行李袋中
     
    如果租用屋檐的一個器官
    能不能抵住滿天風寒
    如果從漏水的天空
    進入漏水的屋檐
    看看這座城市
    就像賣花兒童
    顫微微地站在通電與停電之間
     
    貼近清晰而多情的燈
    光明痛擊黑暗
    懷抱陰影與灰燼
    在黑暗還沒有褪色之前
    門外的憤怒要把黑暗的屋檐掀翻
    擦亮準備已久的星光
    快把刀子遞給我
    我要給腦袋開個窗口
     
    屋檐的核心
    也就是帝王車隊的馬頭
    我背著屋檐低下頭去
    是為了尋找道路
    巨大的屋檐在一聲馬叫里失去體重
    火把在它的外殼底下孕育成熟
    我從我的軀體里移步外出
    燕子沿著自由的軌跡雙雙飛走
    ——《檐下人語》
     
          當城市像一個深藏已久的夢想瞬間打開在眼前,融入的渴望更加強烈。城市是中國現代化進程中的一個節點,城市文化與鄉村文化的交融是一個漫長而痛苦的過程。但是,畢竟很多打工者身上流淌著鄉村堅強的血液,他們在一次次的排擠中,努力向上生存著,無論這種屋檐有多厚,他們仍然在努力“用他們堅定的步伐找到了自己的位置”[5],如柳冬嫵的詩歌所言,他們寫下自己的“打工宣言”:“異鄉,生命的起跑線/你不要輕視我們的背影/我們向命運彎下腰去/是為了站立起來/前進。”
     
          柳冬嫵的詩歌具有鐵一般的穿透力,他不像其他許多打工詩人那樣,極力展示打工者悲慘的生存狀態,留給人們對打工者的只有憐憫和同情。相反,他更愿意和眾多打工者一起,承擔著生存的重擔,只為奠定自身的位置,不強求融入城市的每個角落,但希求的是城市得以給與其身份的認同,因為這對于打工者來說,不僅僅是一種生存狀態,更展示其追求的是一種生存的尊嚴。柳冬嫵的詩,最可貴的地方在于表現對生活苦難的擔當。無論他們是怎樣艱辛的生活,怎樣在茫然的社會中漂泊,但是,打工者擁有的財富就是堅強的承擔著生活給予其的一切重擔,并且一直以堅強的姿態面對。無論前面的路多么迷霧重重,多么困難重重,但詩人以詩展現打工者的心聲:“臨時/畢竟也是生命的一種存在/歲月的一種饋贈/世事如液/經過一番振蕩后/沉淀出一種晶瑩的東西/以光的姿勢/深入生活的所有領域/青春有了寬度與厚度/我們開始成熟與自立。”(《臨時工》)面對生存的廢墟,打工者們思索著,并從中沉淀出生活的意義,從中學會“成熟與自立”,從而支撐著他們挺直胸膛,坦蕩蕩地做人、做事,只因為在一切過后,他們的前方依舊有希望引領,有他們的信念支撐著,繼續努力地工作著,只為了那夢中詩意棲居的“鳥巢”,哪怕在現實中那僅僅是“空巢”。
     
          三、審美與超越:后工業時代的詩歌修辭
     
          打工詩人是打工者的一分子,因為他們過著與他們一樣艱辛的生活,感受和他們一樣的生活困境,有著和他們一樣無奈的心情,從而可以打造出那些真實的、觸動我們心靈的打工詩歌。但是,從另一個層面來看,打工詩人又與普通打工者是不太一樣的,作為打工詩人來說,與普通打工者不同之處在于,他們在基本的生存狀態之外,有著精神和文化深層的追求,這些追求是通過其詩歌的主題和審美意蘊所表現出來的。他們雖然和其他打工者一樣,對現代工業文明和物質文明非常渴求,希望能夠跟上時代的發展腳步,但是當他們進入城市并開始艱辛生活之后,他們開始打破自己對物質文明的簡單的渴望,而是開始逐漸對其保持一種警惕。生存的艱難和無時不在的排斥和失敗,失落感、挫折感、身份的認同這些問題無時無刻不在敲打著他們的神經,使得他們在喜愛這種物欲生活之外,更愛那虛幻純凈的自由境界,兩種生活和欲望摻雜的矛盾,使得他們用文字、詩歌宣泄出他們的想法和情緒。他們雖然過著打工的生活,但是有著深層的思考,有著對精神和文化的追求,他們以各種主題和意象,創造出精煉的詩歌,蘊含著自身對于現代與傳統,物質與精神,城市與鄉村,這些二元對立的結構模式的深層思考。
     
          在詩歌中,意象的運用表達著詩歌的深層含義,詩人用意象來隱喻一切真實。打工詩歌在其深意上總是與漂泊、流浪、追尋聯系在一起,表達著打工者們普通而又艱難的生活,以及他們復雜的心緒和堅強的生命力。于是,在打工詩歌里,就出現了這樣一個特殊的意象群:動物,往往是那些被世人認為低賤、骯臟、卻又富有極強的生命韌性的動物意象。我們在柳冬嫵的詩歌中也可以看見很多這樣的動物,從詩歌的題目中就展現出來,如:《一只豬的遺囑》、《命運是條被炒的魚》、《午夜的狗》、《鳥往高處飛》、《候鳥》、《一條狗拴在摩托車上》。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從他的很多詩歌中看到動物意象的運用,從中我們可以發現柳冬嫵所運用的動物意象主要是豬、狗和鳥,正是這三種意象直接表達出人們對于打工者的態度、打工者的生存狀態、以及他們的生活信念等等。
     
          詩人運用這些意象,不僅僅是因為動物作為意象入詩是中國自古以來詩歌創作的手法,最主要的是,詩人在動物身上發現了很多和自己相似的品質,眾多打工者在城市中的生活,就如動物與人類社會中的存在一樣:眾多、渺小、被無視、甚至被鄙視的生活,這些都展現出打工者如動物般卑微的生活。
     
    是一條魚
    臉的鱗片
    在時間的水里游來浮去
    躥出水面捕食陽光
    但生命的鰭葉
    畢竟長不出鳥的羽翼
    鳥類也不怎么知道它的心情
     
    是一條魚
    它總是小心翼翼在水中乞討自由
    用鰓呼吸
    卻無法溶入一片水域
    玻璃缸里
    所有的方向都不存在
    水就是網網就是水
     
    是一條魚
    掙扎在最后的浪花和泡沫里
    目光盯著天空
    是一種哀傷
    一種反抗
    一種嘆息
    它的天涯
    只是別人的咫尺
    它的拼命掙扎
    不敵別人的吹灰之力
     
    是一條魚
    從水里來
    到鍋里去
    誰的胃液不停地翻涌
    在魚膽里體會到
    屬于一條魚的痛苦
    和最終的結局
    ——《命運是條被炒的魚》) 
     
          打工者如魚般的漂泊,找不到屬于自己的水域,也融不進城市的大海,他們只能不停地游;打工者無法擁有“鳥的羽翼”,城市永遠如鳥般深入不了打工者的生活,無論他們怎么掙扎,也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只能如魚般最終成為別人的腹中之物,誰又能感受到他們的痛苦呢?“門簾深藏著光∕只有陰影才是真實的存在∕一棵樹像一個人一樣∕抓住陽臺上的不銹鋼欄∕陽臺的夾縫里∕一條狗∕用力地向外拱著腦袋”。打工者的生命應該如何計算?能否和那些寵物狗有著一樣的幸福?城市里越來越多的寵物名犬的身價都很高,其生活的開銷遠遠超過10幾個打工者的血汗收入,看著陽臺里的那些狗,它們的價值卻是進城謀生的打工者遠遠不能實現和達到的。一條狗也許在很多人那里沒有特殊的含義,但是在詩人的筆下,卻“看到了時代的縮影,狗實際上是普通人命運的寫照或是真實的陪襯”[6]。
     
          柳冬嫵的詩歌意象是豐饒的,除了動物之外,“風箏”、“燭”、“井”、“柳”、“松”、“流星”、“廠證”、 “工卡”、“卡鐘”、“方便面”等,在詩人筆下也組成了一個龐大的意象群,成為詩人青春心靈真切坦露的重要載體,共同建構起詩人的生命流水線和情感心靈史。如:“經歷漫長的找工之后/一枚廠證/成了臨時的家與掩體/在壓了膜的世界里/看著外面很精彩/自己卻透不過一口氣”(《廠證》如此簡單的意象,一張紙、一張卡而已,由于沒有華麗和深層的寓意,在一般詩人那里,這完全不能勝任意象,根本無法運用其來承載詩歌的意義,甚至還會影響詩意的表達。但是在優秀的打工詩人柳冬嫵筆下,一張小小的廠證卻意義非凡,它不僅僅是一張紙,更是打工者生活的象征,身份的象征,有了這張卡,他們才有了能夠保持溫飽的支撐,涵蓋著他們艱辛打工生活的心靈歷程;有了這張卡,雖然讓他們有了暫時的容身之處,但卻付出了漫長的時間和艱巨的生命代價,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夠在城市中生存下去。這些在其他人看來毫無價值的意象,卻極具意義地代表了打工詩人的內心和打工者的生存狀態。
     
          著名評論家韓傳喜指出,柳冬嫵的詩歌語言“遠離華麗和浮躁,追求素樸和平實,書寫真實的生存體驗和生命感悟,在這樣一個充滿了喧嘩與騷動的偽浪漫主義時代,這種詩歌無疑體現的是詩歌良心的省悟,傳達著詩人的社會良知、承擔意識和人性的悲憫與關懷,這是極其難能可貴的,我們的時代需要這樣的良心。”[7]從某種意義上說,柳冬嫵的打工詩“不僅是一種生存的證明,同時它是一種慰藉,一種對意義和終極價值的追尋。”在暗夜的叢林里,我們能聽到他反抗的聲音:“想象中無法抵達的地方/用拐杖來完成/道路彎曲了/,但拐杖沒有/我倒下了,拐杖依舊巍然而立”。[8]打工者千辛萬苦地進入城市,希望得以融入,成為城市中的一員,但是他們的希望被城市殘酷地搗毀,一切對抗和不屑,都表示著打工者在城市中沒有自己的地位,僅僅是城市建設中的一塊磚瓦而已。打工詩人面對這樣的社會,這樣的生活,不再一味地消極抵抗,他們在發揮了自己的建設作用之后,開始進行深層的思考,不再僅僅用“想像”來支撐一切,他們用自己的信念作為“拐杖”,支撐著自身的鄉村文明,和在城市打拼的動力,眾多打工者用的是一樣的“拐杖”,無論誰倒下來,但整體的信念是永遠不會倒的,一代又一代的打工者們,會像保護、傳承傳家寶一樣,將這“巍然而立”的拐杖傳襲下去,以此來支撐他們漂泊的生活。
     
          打工者在城市中過著被忽視、被鄙視的,低賤的生活,背井離鄉和感觸、城市那些陌生的環境和不公正的待遇,都會加劇他們自身的鄉村文明與城市文明之間的劇烈沖突,以及強烈的思鄉之情,這些內容都成為了打工詩歌中的重要主題,他們在詩歌中思索著城市與鄉村之間的對立和融合,表達著他們對現實的不滿和對城市文明的批判,發泄著自己濃濃的鄉愁,實現其對苦難生活的一種暫時的超越。這種超越體現在兩個層面,一個是思鄉情緒的緩解,另一個則是自我的發聲與堅持。
     
    向流水線要來一席之地
    打工仔打工妹的日子排著長隊
    堆積成一層一層的郵件
    這比海洋還深的段落
    窗口因我的介入加速地變形
    一種思想傾向于翅膀
    高過我們的視野和臉
     
    每件郵件都在呼喚我們的名字
    包裹闡示春秋,支持和填充
    自己無法逃避的空間
    一支圓珠筆牽扯著一條生命線
    像心一樣展開匯款單
    它走過的地方暗香彌漫
    空白的青春被漸漸寫滿
    進一次郵局就是一次融解
    遠方的郵件
    耗去了我們莫名其妙的春天
    祝福和憧憬,使它們急于綻開花瓣
    從夢中出發的郵件,抵達家鄉
    或許需要一生的時間
    信筒在門外漫不經心地旁觀
    世上只剩下它的嘴巴還可以完全信賴
    它輕輕地打開我們體內牢牢鎖住的門栓
    我們從心中揮出一封封信
    全部投入的信封千姿百態
    沒有什么可怕的
    落下就是升起
    一切都早已安排
    生活的鐵殼,我們贊美黑暗
     
    在異鄉  
    郵局上空的喇叭遙指家園
    郵件比話語說得更響
    所有的道路都走出兩眼
    飛翔與棲息的影子隨處可見
    離開郵局,如魚群瞞天過海
    我們繼續打工,盡可能地沉默
    盡可能地吶喊
    ——《每天的郵局》
     
          在最早的時候,一切聯絡都會因為經濟困難,而失去它很多意義,于是人們只有通過簡單的郵局來傳達他們復雜、厚重的心緒,帶回他們“沉重的夢想和安慰”。 思鄉是每個打工者都必不缺少的情懷,但是由于經濟條件的限制,他們只能把這份想念壓抑在心靈的最深處,因為他們既煲不起“電話粥”,也為回家的車票、拖欠的工資而發愁。這就使得思鄉中有了更深層的現實含義。
     
          思鄉的另一種表現形式就是老鄉會。故鄉是人類靈魂的棲居地,在那遙遠的地方有父母妻兒的關懷,有最純真的鄉音鄉情。即便是不能回去,哪怕只是和老鄉見個面,交流一下家鄉的信息也足夠溫暖漂泊在異鄉的這顆流浪的心靈,也能夠暫時遺忘身邊的苦難。
     
    老鄉聚會
    氣溫驟然上升
    生命陷入出發之初的憧憬
    燈,才真正地紅
    酒,才真正地綠
     
    老鄉聚會
    鄉音獲得了一項情感專利
    打漂的人呵
    把異鄉變成故地
    依在親切的問候里
    彼此用目光扶起滄桑
    詢問未竟之旅
    我在無家的人群中得到一個家
    得到一把開我的鑰匙
    向門外伸出一只腳
    我顫抖著藏起蒸餾過的根系
               ——《老鄉聚會》
     
     
          對于長期流浪在外的打工者來說,老鄉聚會就是他們在異地搭建的一個臨時的家。那里能撫慰他們受傷的心靈,能給他們發泄不平的空間,能給他們重新活下去的力量。在鄉音、鄉情中他們能夠實現對苦難的暫時超越。但不可否認的是,對于在城市中打工的人來說,很多東西都可以摧毀他們的一切自信,不僅是那一紙暫住證,哪怕是一個簡單的眼神,都足可以讓他們感到巨大的精神壓力,他們像盲流一樣,匯聚在城市這個空曠的地域里,過著“盲目的生活”、過著沒有標記的生活,命運在懸掛著、沉浮著。打工詩人們通過很多作品來展現這種不公,批判著城市的機械化與工具化,批判著物質文明所帶給人們的異化,批判著這個世界帶給打工者的“超載”生活,但是也同樣表現出他們極度堅韌的生命力,無論“生命中的輕和重”、“人世間的愛與恨”如何讓他們“難以忍受”,可他們最終都“決不選擇拋棄”。他們用自己的話語,即使困難也要發出自己的聲音,在巨大的壓力之下,堅持著自己的奮斗,尋找著自己的地位,為幸福的生活堅持著。
     
          在時間的流逝中,無論快樂還是痛苦,打工者的生活還在繼續著。于是,打工詩歌也依舊不斷發展著,而且打工詩歌作為打工文學最為活躍的部分,已經在民間產生深遠影響,并引起主流文壇的廣泛關注。更重要的是,具有相當數量的打工詩人的創作開始走向文學前沿陣地,他們的作品已經被詩壇認同,如:柳冬嫵、鄭小瓊、方舟、謝湘南、張守剛、羅德遠、許強等具有打工經歷的詩人,打工文學作為一個特殊時代的文化現象,不可避免地貫穿和支撐了一代人。雖然打工詩歌取得了不小的成就,然而就其生存的環境與自身所面臨的問題,仍舊處于一種萌芽狀態,打工詩歌的創作要放到整個國家、整個民族的大背景上去考慮,與時代相結合,才能夠有大作為,最為重要的是打工詩人應該拓展自己的精神,以海納百川的胸懷放眼整個世界的嘈雜與混沌,提煉出生活的精髓作為百姓的精神食糧才能顯現出打工詩人與打工詩歌在這個時代存在的價值。
     
          柳冬嫵以其真誠的心靈,抒寫著打工人生的篇章,用心去感受打工生活的艱辛,用客觀、獨立的心態去面對所面臨的一切困難,用擲地有聲的詩篇去呈現對城市文明的批判、對鄉村文明的懷念與反思,用冷峻的眼光去審視打工詩歌的發展,展現他對世俗的反思與反抗。劉冬嫵的詩歌充分展示了他作為詩人的高貴心靈和才華,同時也體現了他作為一個評論家對生活的深刻審視和思考,顯示了自身的價值和意義,在打工詩人中可謂獨樹一幟。正如韓傳喜所言:“柳冬嫵還很年輕,他前面的藝術之路還很長,我們有理由相信,在消費的時代,當物質欲望與世俗誘惑沖昏了一部分人的頭腦之時,憑借難以從俗的藝術執著,與常規‘現實’對立的反抗姿態,他的詩歌寫作與批評一定會更加成熟與完善。”[9] 
     
          注釋:
          [1]楊四平:《簡談新世紀詩歌的“倫理困境”》,載《光明日報》,2007年12月23日。
          [2]邢海珍:《精神漂泊,不甘沉淪的時代記憶——打工詩歌隨感錄》,載《2008中國打工詩歌精選》,上海文藝出版社,2009年2月版,第229頁。
          [3]《鄭小瓊:文字軟弱無力,但我要留下見證》,載《南方都市報》2007年5月24日B11版。
          [4]柳冬嫵:《打工詩:一種生存的證明》,見《從鄉村到城市的精神胎記——中國“打工詩歌”研究》,花城出版社2006年版,第241頁。
          [5]李訓喜:《打工之旅的體驗與升華——談柳冬嫵的打工詩》,原載《或者》詩叢,轉自柳冬嫵:《夢中的鳥巢》,太白文藝出版社,2008年12月版,第156頁。
          [6]張紹民:《為喪失的心喊魂——作為詩人的柳冬嫵》,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8f171d0100jy9r.html。
          [7][9] 韓傳喜:《吸納與抗爭——論柳冬嫵的“打工詩歌”寫作與批評》,《吉林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8年第4期。
          [8]柳冬嫵:《打工詩歌:一種生存的證明》,見《從鄉村到城市的精神胎記———中國“打工詩歌”研究》,花城出版社2006年版,第254頁。
     
    (發表于《領悟》雜志2011第2期,收入2011年甘肅文化出版社《空巢》一書)
     
    分享到: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2-18 15:02:58  【打印此頁】  【關閉

    微信關注

    移動門戶

    u8彩票 www.jnlezuo.com:临高县| www.uniahes.com:北碚区| www.ebuygift.com:鹤山市| www.zhuoxun0769.com:武强县| www.51quyandai.com:轮台县| www.blgzs88.com:保靖县| www.ledlightdiecasting.com:永泰县| www.mushroompipe.com:英超| www.fanpz.com:金湖县| www.champaignilmls.com:深水埗区| www.sxzyfsh.com:临桂县| www.charlescountytoday.com:自贡市| www.dachadian.com:湘西| www.aloeveramedicine.com:祁东县| www.fzu123.com:筠连县| www.aloeveramedicine.com:桂平市| www.hg70345.com:萨嘎县| www.ziapoe.com:镇坪县| www.sharebd.net:蒲城县| www.alihybrid.com:南华县| www.votextile.com:田林县| www.arkinserdigitaldesigns.com:盈江县| www.zqwnw.cn:陆良县| www.house-of-jorob.com:娱乐| www.mmzydq.com:南丹县| www.homeworkoutsforseniors.com:府谷县| www.cryptosharefund.com:比如县| www.piranhacrunch.com:仁寿县| www.pdqez.com:达州市| www.wisataboyolali.com:漳州市| www.toecy.com:万全县| www.zjhgx.com:兴仁县| www.a3gteam.com:松桃| www.homelifepremier.com:土默特右旗| www.aolcoaches.com:清远市| www.cloudify-it.com:徐汇区| www.jbjt888.com:泗水县| www.lyhszp.com:河西区| www.sz-jhdz.com:安庆市| www.allsmsfree.com:隆回县| www.bin-heart.com:长宁县| www.desarmamexico.org:平昌县| www.bicaraperpustakaan.com:兰州市| www.valentinesday-poems.com:新河县| www.viralinsocialmedia.com:普洱| www.cufeedulx.com:惠东县| www.yctcg.cn:台南县| www.theraputty.net:南宁市| www.pret-pas-cher.com:淳安县| www.battleison.com:麦盖提县| www.parametercontraption.com:化隆| www.uggboots999.com:内丘县| www.oudeshu.com:怀化市| www.generofem.com:河间市| www.my-testimony.org:平原县| www.maison-den-haut.com:昭通市| www.ltswordpress.com:甘谷县| www.geyikmakinesi.com:土默特左旗| www.dragonsbloodstudios.com:陆川县| www.jllnt.com:个旧市| www.wc915.com:中宁县| www.nescafechina.com:昌吉市| www.crackpatchsoft.com:阿瓦提县| www.freetrafficx.com:会泽县| www.rdkfw.cn:虞城县| www.cp1105.com:杨浦区| www.lacettiid.com:客服| www.homakimiblog.com:高要市| www.voilayl.com:行唐县| www.hbresourcess.com:渭南市| www.senamobilyadekorasyon.com:祁连县| www.bwbuffaloridgeinn.com:汶川县| www.masjixie.com:宝坻区| www.guajitouzhu.com:阳江市| www.hirdavatciyiz.com:丰原市| www.stmgqhw.com:博野县| www.jiajudianqi.com:绥宁县| www.conventionavenue.com:昌都县| www.spoiledrottencatsociety.com:沂水县| www.oldschoolvans.com:达尔| www.moto-journal.com:平安县| www.nrcb9.com:定日县| www.supernakliye.com:丹江口市| www.jfsjt.com:香港|